书趣阁_笔趣阁 > 魔本为尊 >第二百六十九章 夜半来客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二百六十九章 夜半来客

    星流云回到椅子上坐下,自始至终都未曾抬头宇文丰都终于抬起头来,冷冷道:

    “你信?#20426;?

    星流云将脸转向宇文丰都,嘻嘻笑道:

    “干嘛不信!”

    宇文丰都语气依旧冷淡,

    “信几分。”

    星流云抬头做思索之色,

    “嗯,五六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木头,你见过逃命还带着服侍小厮的吗?你觉得以一个平民的身份,能把扶?#22812;?#37027;边的境况打探得那么详尽吗?田野藏麒麟,中隐隐于世,这老头,不简单呐。”

    面对宇文丰都“简洁扼要”的冷言冷语,星流云面色依旧灿然,能如此这般对待宇文丰都,星流云也真算得上是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宇文丰都沉吟半晌,再次开口道:

    “依你看,他是什么人?#20426;?

    星流云皱着眉头“?#20808;?#30495;真”地思索片刻,回答道:

    “肯定不是修者,说不定,是个不愿出仕却心系黎民的隐士高人。”

    宇文丰都将脸转向星流云,目光咄咄逼人,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感觉你俩认识。”

    星流云怔了两怔,转而哭笑不得,

    “我?#30340;?#22836;,你这两天是神经错乱还是被独?#24405;?#32473;吓着了,还我俩认识,说什么胡话呢!”

    宇文丰都目不转睛地看着面色精彩的星流云,眼神冰寒如刺,星流云嗤笑依旧,不躲不避,宇文丰都看了半晌,终于收回目光,意料之中地被星流云精湛的演?#20960;?#39575;了过去,站起身来头也不转地冷冷道:

    “算我多心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等星流云答话,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厅堂。

    待宇文丰都踏出门槛转向回廊,星流云笑声戛然而止,劫后余生般长舒了口气,怪怨道:

    “这木头,属娘们的吧,哪来这么准确的感觉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,万籁俱静。

    亥时三刻,将军府里?#22238;?#20256;来一阵风声,正坐于桌前秉烛夜读的萧聪微微一笑,目光懒懒落在手里的书上,抬起另一只手,拾杯轻轻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房门被轻轻推开,月光通过越来越大的门缝涌进屋里,与烛光融在一起,将门前地板照的越加明亮,一只脚迈过门槛,踏在这方明亮的光上,然后是另一只脚,门被轻轻关上,月光又被搁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萧聪还是那样目不转睛的看着手里的书,笑道: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来人没有说话,径直走到桌前坐下,声音略带轻浮地笑道:

    “看样子,先生已经等我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不用说,这来人定是星流云了。

    萧聪笑笑,语调平静自然,

    “想不到将军这么快就有所疑惑了,说来听听,草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忍俊不禁的星流云终于演不下去了,用力拍了下萧聪的

    肩膀,笑骂道:

    “臭小子,还跟我打太极!跟宇文丰都演演也就罢了,怎么,还非得等我戳穿才行?#20426;?

    萧聪亦是轻笑出声,放下书,将脸转向近在咫尺的星流云,

    “怎敢跟将军打太极,礼尚往来,权当助兴罢了。”

    星流云无奈地摇了摇头,然后一动不动地看着萧聪,意味深长道:

    “能看你又能囫囵个地回来,真好。”

    萧聪抿唇而笑,直眉轻挑,带着些?#29992;?#36947;:

    “咒我?#20426;?

    星流云又是摇摇头,一脸正色,柔声道:

    “没有,是羡慕。”

    这次轮到萧聪无奈了,

    “别,你还是咒?#37326;傘!?

    星流云不理会萧聪的莞尔,眼神愈加柔和,在燑燑烛光像一个宠溺着弟弟的哥哥,

    “这一趟又受了不少罪吧。”

    萧聪抬头看了星流云半晌,失笑道:

    “怎么了,老大,出什么事了吗?怎么感觉今儿晚上的你有点不一样哩,这不是你的风格啊。”

    星流云舔了下嘴?#21073;?#31505;道: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一样,是你不一样了,小聪,人与人之间是存在有一种特殊的感应的,这次回来的你,跟之前很不一样,或许只是你自己感觉不到罢了。”

    萧?#20185;?#20197;为然地点点头,带着微微的调侃道:

    “好吧,信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轻松的感觉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?#21073;?#34892;了,别?#29702;?#20102;,一切尽在不言中,来,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星流云撅着嘴不满地白了萧聪一眼,

    “怎么越来越没人?#35835;耍?#25105;再说几句能怎着。”

    萧聪笑而不语,星流云无计可施,叹了口气道:

    “好,说正事儿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接着道:

    “这几个月,你又到哪儿去了?#20426;?

    萧聪答非所问,俏皮道:

    “这算正事儿吗?#20426;?

    星流云再一次冲萧聪丢了个大大的白眼,

    “你萧家四少爷的性命安危就是顶天大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萧聪闻言揶揄道:

    “哟,没看出来,我萧聪这条贱命还那么重要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废话,说正经的!”

    萧聪小嘴一撇,满不在乎道:

    “去凛原了。”

    ?#21543;叮俊?#26143;流云被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,“去那儿干嘛!”

    “帮当年的冥乌王恢复实力啊。”萧聪语气依旧如方才那般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星流云竖着大拇哥,沉声叹道:

    “您?#20808;思?#21487;真行,上一?#38382;?#28626;阳?#21738;?#36825;一?#38382;?#20955;原,还能跟传说中的冥乌王扯上联系,小伙子,?#26143;巴荊?#23601;这些经历,就足够你吹一辈子了。”

    萧聪小脸一扬,大言不惭道:

    “切,这才哪儿到哪儿?小爷以后的路还长着呢,这些只能算是开胃菜。”

    星流云闻言忍不住朝

    萧聪脑袋上呼了一巴掌,笑骂道:

    “臭小子,?#30340;?#32982;你还在这儿给我喘上了!”

    萧聪也不气更不反击,只是略带猥琐?#21422;?#20102;缩脑袋,斜挑着星流云继续气死人不偿命道:

    “真的,回头只要你愿意,下一站东胜仙都,我带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星流云一听也来了劲,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萧聪的鼻子道:

    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啊,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萧聪闻言越加猥琐地嘻嘻笑道:

    “一什么言,为什么定啊,我就吹个牛比,你还要当真怎的!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而笑,萧聪怎不知星老大的良苦用心呢,唉,老大永远都是老大,萧家四少爷的性命安危就是顶天大的事儿,这话可能还真不是随便说?#30340;?#20040;简单的。

    关于凛原一行的种种,星流云也没多问,直接越过了这个话题,关切道:

    “接下来有什?#21019;?#31639;,继续一往无前地修炼吗?#20426;?

    萧?#20185;?#20102;个懒腰,扭了扭脖子,感慨道:

    “不乱跑了,是时候?#27809;?#20010;方式活活了,经过这么多事情,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个道理,修炼固然很重要,但却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,从出生在萧家到天道轩,从天道轩再回到萧家,圣城,龟府,?#31456;?#23665;脉,濒阳?#21738;?#20955;原,现在回过头来想想,也就在圣城那会儿算是在真正的人世间逛了一圈,唉,你说生而为人在?#24605;?#36208;这一遭,不品尝品尝人生百味,是不是太可悲了,所以,我打算再跟你们过一?#21361;?#25243;出仅剩的萧家人的身份,安安心心做一回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自嘲道:

    “反正就算我不去找那些东西,那些东西?#19981;?#26469;?#26885;?#30340;。”

    星流云眼神饱含深意,定定地看了萧聪良久,才缓缓道:

    “这样,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别光说我,来说?#30340;?#21543;,近来过得怎么样,一路行来,我可是听说了不少关于两位少将军的奇闻呢!”萧聪话锋一转道。

    星流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

    “不过是打了几场胜仗,哪儿算得上是什么奇闻,跟你比,差?#35835;恕!?

    萧聪直眉轻挑,

    “就你跟丰都?#20426;?

    星流云点点头,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独?#24405;?#30340;兵将们也太菜了吧。”

    对于萧聪的揶揄,星流云只是笑笑,

    “不算很菜,勉强还说得过去吧,不过遇上了文韬武略经天纬地的星流云,算他们倒霉。”

    萧聪闻言嗤之以鼻,

    “戚,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这么自信。”

    星流云摇头一叹,

    “唉,虽然我知道我很优秀,但你也不用这么嫉妒我。”

    萧聪:?#21834;?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让宇文丰都知道我的身份?#20426;?

    星流云闻言面色古怪,诧异道: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

    是你自己不想让他知道你身份呢!”

    萧聪张张小嘴,欲言又止,知道这个话题不能再进行下去了,于是再次话锋一转道:

    “上次让你办的事儿你办了吗?#20426;?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#20426;?

    “火圣宫的事儿啊。”

    星流云撇撇嘴,苦笑道:

    “别提了,那事儿压根就没戏。”

    萧聪似早有预料般边微微点头边自言自语道:

    “还真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星流云闻声抬首,怨忿道:

    “你小子早就知道这事儿没谱?那你还让我派人去!”

    萧聪自知理亏,?#33510;?#36947;:

    “我也是到了凛原之后才想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想明白的?#20426;?#26143;流云挑着眉毛,活像个得理不饶人的小痞子般问道。

    萧聪吧唧吧唧嘴,一副坦然之色,

    “还记得独?#24405;?#30340;神忌剑吗,那是无魂之物,所以依我看,独?#24405;?#23545;火圣宫的威胁没那?#21019;螅?#32780;且经过凛原一行,让我对摘星境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,从天境到摘星境实在是太难了,而?#31508;?#20026;了引独?#24405;?#21462;神兵破开火灵半仙的火莲封印,火圣宫可是一下就丢出了两个摘星境的强者,这手笔,不得不让?#24605;?#24814;。”

    星流云闻言哑然失笑,

    “难?何止是难!从天境到摘星境,那简直难比登天,不过这话从你小子嘴里说出来,总让我觉着心里很不是滋味。”

    萧聪不理会星流云话里的酸意,兀自言道:

    “一入天境半长生,不入摘星终成空,我这摘星境虽来的轻而易举,但是福是祸,还说不清楚呢。”

    星流云顿时来了兴致,见缝插针道:

    “关于你怎么一飞冲天的事儿还从来没听你说过,介不介意讲讲,也好让哥们长长见识。”

    萧?#31995;?#28129;眄了星流云一眼,轻描淡写道:

    “这事说来也简单,只不过是当初在?#31456;?#23665;脉时误中通冥蚺之毒,本来?#21422;?#26080;疑,却正?#26188;?#25152;?#26408;?#30340;老树是一位修为高深的前辈,这摘星境的修为与?#21307;?#24184;捡回来的一条命,不过是我与他做的一桩稳赚不赔的买卖罢。”

    星流云面露不满,撇撇嘴道:

    “只?#20113;?#35821;,全?#24187;?#26377;说到点子上嘛!”

    萧?#31995;?#28129;的目光再次瞟了过来,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什么?#20426;?

    “当然是全部了。”这星流云说话也真不婉约。

    萧聪?#24178;?#21988;笑,

    “全说出来怕吓着你。”

    星流云俊脸一样,不忿道:

    “这别人不知道也就罢了,你萧聪还不清楚?我星流云可是被吓大的!”

    萧聪又是蔑然?#24178;?#21988;笑,

    “咱俩认识才不到五年,你从小是不是被吓大的,我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星流云不以为意地吹了吹额前分外有韵味的刘海,淡淡道:

    “废?#21543;?#35828;,言归正传!”

    萧聪清了清嗓子,开始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一段对话整整?#20013;?#20102;近一个多时?#21073;?#35828;长不长,说短不短,星流云于子时末刻离开萧聪的房间,?#20040;?#26159;给萧聪留了一个多时辰睡觉的时间。

    (本章完)想和更多?#23601;?#36947;合的人一起聊《魔本为尊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 ”,聊人生,寻知己~


  http://www.tdakt.club/txt/99697/26498922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dakt.club。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huquge.com
大厨师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