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阁_笔趣阁 > 大红妆 >第二九五章 你的笑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二九五章 你的笑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睡觉?让她们收拾就行了。”萧韧一副他乡遇故知的意外惊喜。

    沈彤:......

    在门外候着的婆子连忙识趣地进屋,手脚麻利地把浴桶抬走。

    “......有吃的吗?还有桔子,就是我带来的那?#24187;ǎ?#23427;没有淘气吧?”沈彤问道。

    “猜到你会饿,给你”,萧韧说着,把放在美人靠上的一只红漆食盒递了过来,“吃完放到门外,不用叫她们进去,你快点睡觉。”

    沈彤这才看?#21073;?#21407;来萧韧是带着食盒来的,自己一定是还没睡醒,观察力才会大大减弱,没有注意到这些的。

    至于她在观察力大大减弱的情况下,还能留意到萧韧头上的簪子,那当然是女子的天性了......对,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”,沈彤落落大方地接过食盒,“今晚打扰你了,你也快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这就回去。”萧韧嘴上说着,脚?#20808;?#27809;有动。

    沈彤猜到他是想让她先进去,她便拎起食盒转身往?#22836;?#37324;走去,走到门里,她没有立刻关门,从里面探出头来,扬起笑脸:“萧韧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庑?#38887;?#25346;了两盏黄铜羊皮灯,把整个庑廊映得一片晕黄。沈彤的笑脸也被笼罩在这片朦?#25163;校?#30475;不真切,却很灿烂,只是这灿烂一闪而过,萧韧还没有来得及看得真切,那扇雕花木门便关上了。

    萧韧忽然想起很小很小的时候,父亲带着他去山上放烟花,烟花很美也很亮,但是一闪而逝,没等他看清楚,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那时他还没有记事,之后很多年里,?#32423;?#24819;起那夜的烟花,也是若有若无,他甚至无法确定那是自己想像的,?#25925;?#30495;实发生过。

    但那却是他对父亲仅有的记忆。

    萧韧站在?#22836;?#38376;前久久没有离去,父亲的烟花,沈彤的笑靥,一次次重合,又一次次被他强行分开。

    父亲的烟花一闪而逝,刹那光华,于他却是永恒,永远定格在他的记忆中,随他成长;

    而沈彤却是真实存在的,她就在他的身边,他闭上眼就能想起一颦一笑,一举一动,她有?#31508;?#25279;嘴一笑,有时却又笑得傻傻的,咧着嘴,笑出一口雪白的贝齿。

    他想看到她的笑,不是一闪而逝,存在于记忆深处的烟花,而是真实存在,她不高兴时他能把她逗笑,他烦恼时她笑着让他也一起开怀。

    ......他想总是看到她的笑,不仅仅是?#26377;?#21040;大,还要更久,久到以他十六岁的年龄还无法想像的久远日子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沈彤是被屋外的猫叫声吵醒的,一?#24187;?#22312;抓门,叫声时而哀怨,时而?#20384;鰨?#22914;同一个软硬兼施的主人。

    沈彤用薄?#24187;?#20303;头,嘴里嘟哝:“芳菲,去给桔?#28216;?#39277;。”

    猫的叫声还在?#20013;?#27784;彤无奈:“芳菲啊......”

    然后她忽然醒了,把头?#39062;?#23376;里钻出来,看清屋里的摆设,这才想起她是在萧韧家里。

    她连忙趿鞋下床,推开门,即使有庑廊,满目的阳光仍然刺得她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雨过天晴,是个大晴天,院子里的青砖上看不出下雨的痕迹,昨夜的一?#22411;?#33509;梦中,盛夏的西安,依然干燥而炎热。

    在沈彤推开门的一刹那,桔子已经钻了进来,它步态优雅地在屋里巡视一番,然后轻车熟路跳到床上,用爪子把蜷成一团的薄被掸?#21073;?#33298;服地躺了?#20808;ァ?

    “桔子,别睡了,我们该回家了。”沈彤无奈地推推它。

    桔子伸个懒腰,摆出一个慵懒的姿势让沈彤给它抓痒,却没有要起床的样子。

    昨晚累了一夜,桔子的夜晚刚刚开?#36857;?#21482;不过换个地方睡觉而已。

    沈彤把自己那身染血的夜行衣卷好包起,?#25925;?#31359;着小厮的衣裳,她再次推开门,便看到迎面而来的两个婆子。

    一个手里捧着洗漱的铜盆青盐,另一个则捧着一只托盘,托盘上是饭菜。

    ?#22836;?#37324;没有钟,也没有滴漏,沈彤看看太阳,问道:“已经晌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姑娘好眠。”婆子满脸是笑。

    “七少呢?他在府里吗?”沈彤想起昨夜追?#20384;?#30340;那个什么焦旗官,她跑到这里就不见了,巡防卫一定猜到她是进了清水巷,真是给萧韧添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七少出去有一个时辰了,他临走时让婆?#28216;?#36716;告姑娘,说是杀害一清道长的凶徒找到了,让姑娘放心。”

    抓到了?

    谁啊?

    该不会是德音寺里的三具尸体被发现了吧?

    僧人们起得早,而且这都晌午了,想来不但发现了,而且报官了,德音寺里香客云集,出了命案衙门想瞒?#29468;?#19981;住,恐怕这个时候,大半个西安城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沈彤猜得没有错,不但大半个西安城都知道德音寺里杀了人,而且大半个西安城里都知道这三个人就是杀害一清道长的凶手。

    萧韧亲自向秦王禀明此事,这三个人和假钟陵县主是一伙人,而他们的背后便是后晋余孽。

    秦王大吃一惊,太皇太后居然派了后晋的人来杀他,尽管他早已猜透太皇太后的心?#36857;?#37027;次行刺一半是真的刺杀,另一半则是试探,可是堂堂太皇太后,竟然会和这些人有联系,?#25925;?#20196;秦王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萧韧道:“属下却觉得太皇太后或许并不知那些人的真正身份,她可能只是想找给她办事的人而已,后晋余党却抓住了这个机会一石二鸟,无论那次的行刺是否成功,他们都是赢家,而这一次杀死一清道长,恐怕与太皇太后应该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大齐边关有两条臂膀,一条是燕王,另一条是秦王。

    燕王已死,如今的燕?#26412;?#26089;已不?#27425;?#26085;神勇,如果那次的刺杀成功,便卸去了大齐的另一条臂膀,西秦军迟早会落到燕?#26412;?#30340;下场。

    如果刺杀没有成功,太皇太后的所作所为必将引起秦王的愤怒,如果以前是势如水火,那么现在就是一触即发,而后晋的人便能坐山观虎斗,?#27809;?#32780;为。

    萧韧想到了,秦王也想到了,他想到更多。

    “他们之所以要杀死一清,想来是灭口吧,难怪一清要派人进宫行刺太皇太后,本王......”

    秦王没有说下去,他错看了一清,虽然怀疑一清?#22411;?#20249;,或者被人利用,可是他却没有想?#21073;?#19968;清背后的人居然会是后晋余党。


  http://www.tdakt.club/txt/97593/26498920.html

  请?#20146;?#26412;书首发域名:www.tdakt.club。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huquge.com
大厨师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