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阁_笔趣阁 > 重生之低调大亨 >第九百二十五章?#21495;九?#25171;脸 (三合一)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九百二十五章?#21495;九?#25171;脸 (三合一)

    (本章自动发布,有问题留言。作者不是在开车,就是在爬山。)

    闵敏的好意,不但游明月不感激,更是招来了男生的“批判?#20445;?

    “闵敏过分了啊,你现在已经不是班长了,不能再这么多管闲事了。明月自己都没意见,你瞎捣什么乱啊!”

    在社会上混了两年,加上喝了酒壮了胆,有男同学对闵敏的行为大加批评。

    人家游明月都不介意他们看,而且就像她自己说的,看看又不会少什么东西,事不关己的瞎操什么心啊!

    “就是,班长别捣乱,这是明月给我们的福利。”第二个男同学发表了意见。

    有一二,马上就有了三:“班长,你怎么还和读书的时候一样,穿的也太土了。学不了明月,你也学学其她女同学,时髦一些嘛!”

    “呸呸,上班没几年,你们一个个的都不纯洁了,思想肮脏了啊!”

    闵敏指着说话的几个男生,依然是班长的派头。

    “班长,你这话说的不对。这帮臭男人,在读书的时候思想就没有纯洁过。”

    有女同学出来帮腔,这种时候,就算是情侣,也是暂时分手,按性别站队。

    ?#32942;?#21704;哈,我们的思想一直很纯洁,只是你你们误解了我们而已。你们女生都应该向游明月同学多学学,要大气。”

    加入战团的男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拉倒,你们还纯洁,读书的时候就属你?#19981;?#30447;着明月发呆了,口水流下来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女为悦己者容,你们算什么?#31185;?#20160;么给你们看?”

    女生中像游明月这样,敢穿敢露敢说的人,还是很少的。

    ?#32942;?#21704;哈,小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别争了,都不知道有什?#26149;?#20105;的。你们这些男人,要是有本事的话,就多赚点钱,口袋里鼓鼓的,想看什么没的看啊?”游明月坐下去还没有半分钟,又重新站了起来,一只手撑在桌面上,另外一只手指着说话的男生:“再瞧瞧你们一个个的样子,穷屌丝,也就只能过过嘴瘾,看看别人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,说的道理十足,却也情面不留丝毫。

    一桌子的男生,有一个算一个都被骂了进去,本就被酒精刺激红了的脸,颜色更加的深了一些,更有几个已经转紫了。

    不是说他们这些人真的混的很差,除了个别人,大部分人的工作都还过得去。

    公务员,外企员工?#32676;?#30340;工作岗位都有,虽然只是工作的一两年,但是前景还是不错的,钱景也差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但这要看跟谁比,和这个游明月一比,他们确实是垃圾了一些。

    住别墅,开豪车,每天除了买衣服包包,就是美容纤体,而?#19968;?#19981;用工作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人家找了一个好?#30606;?#22823;学一毕业就嫁进了豪门,从此过上了富太太的生活。

    相对于男人的窘迫,女生的表情则是要复杂的多。

    羡慕有之,不?#23478;?#26377;,不?#27599;?#21542;的也有。

    “怎么,都不说话了。都?#30331;?#26159;男人胆,看你们的怂包样,就知道你们的口袋是瘪的了。”游明月不知道是喝多了,还是天生看不起没钱的男人,依然说的犀利:“这样,今天聚餐的钱,也不要AA了,我一个人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几个菜,几瓶酒吗?”

    说着,一把拿起自己的LV包包,先是?#32479;?#20102;一把车钥匙,海王的三叉戟特别的显眼。

    玛莎拉蒂,这是去年才进入内地的豪华品牌,绝对的稀有?#20998;鄭?#33258;然有显摆的资格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也有自己开车来的人,可是他们开的要们是普桑,要么是QQ。

    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车,都不好意思把车钥匙拿出来,甚至还恨不得自?#22909;?#26377;开车来。

    还没有到家家有车的年代,除了少数有车的人,大部分都是打车来到这里的,这把车钥匙给他们的刺激反而不强烈。

    吴映洁眼睫毛挑了挑,心里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也没有开车来,她是和召集人,也就是班长闵敏一起打车来的。

    玛莎拉蒂是什么级别的车,她清清楚楚,不过,羡慕在她这里根本不存在,她刚?#21028;?#26377;所动,是因为其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游明月,闹够了啊。知道你生活富裕,知道你有钱,这点钱不在你眼里。但说好的AA就是AA,你想请客,下?#25991;?#21333;摆。”

    游明月再?#25991;?#20986;一?#21028;龐每?#20043;后,闵敏再也坐不住了,再?#25991;?#20986;了自己的班长威?#31232;?

    “我单独请,请你还是请她。”游明月一脸鄙夷的指一下吴映洁:“我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,穷就穷一点,没钱就没钱,这又不是特别丢脸的事情。就像他们一样,虽然很怂,但是我也不在意让他们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有多大本事,做多大的事。明明是穷人,从东方之珠跑来蹭饭也就算了,还要打肿脸充胖子,挑这样的地方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?#38405;?#20204;来说又远又贵,还要大家AA制,这是想蹭大家的油,借?#21866;?#20250;的名义吃顿好的吗?”

    游明月又把话题,转移到了吴映洁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明月,地方是我定的,聚会是我牵头的。你既然愿意来,那就说明你自己对此没有意见。现在都结束了,你说这些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闵敏的话里带着很大的火气,心里也是十分的后悔,后悔明知道游明月和吴映洁在读书的时候就有矛盾,还打电话邀请她也来参加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,随着时间的淡化,两人之间的矛盾应该飘散了。

    哪知道几杯酒下去之后,游明月竟然会是这样的表现。

    而且,当年的事情,说起来是游明月占了便宜,吴映洁吃了暗亏的,真说起来是游明月对不起吴映洁。

    现在倒好,从游明月的表现来看,这事情变的反过来了,搞的好像是吴映洁对不起游明月一般。

    “闵敏,你就别再拿你的班长派头了,都毕业多少年了,还以为自己是个干部啊!”闵敏的一再劝阻,让游明月对她也很不满了起来:“大?#21307;?#20320;一声班长,也就是叫顺口而已,你还真以为你是根葱了啊!“

    ”老实说,要不是想来看看她现在是一?#31508;?#20040;样的德行,我?#29228;?#24471;开车来这里吃这么一顿?#40723;兀?#21435;做做SPA不比这个舒服?知道你和吴映洁关系好,但是你也没必要为了她,而坑其他的同学?#26705; ?

    游明月看?#20808;?#22909;像喝醉了一样,可是听她说话的条理,却又一点都不像,完全就是借?#21866;?#24847;的掩护,故意要针对吴映洁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闵敏成为了?#24378;?#25377;路石,她暂时把火力放放到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游明月虽然也一直在损桌上的男生,但是却没有人对她真有意见,一个个的反而恨不得和她多交集一些。

    所?#35029;?#22905;针对闵敏的话一出,几乎所有的男生都觉得是这个道理,不光是男生,有几个女生也是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她们就对游明月羡慕的不得了,讨论她的包,讨论她的衣服,豪车钥匙一出,她们就更加的沦陷。

    人会趋利避害,更会趋富避穷。

    有着?#39654;?#24819;法的人,此时都想着更跟游明月更靠近一些,对她的话自然也就表示了赞同。

    “你们!”闵敏看着众人的眼神和表情,顿时气的气都喘不?#20384;矗骸?#20320;们怎么变的这个样子了,我是那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闵敏,不是我们变了。而是你固步自封,你看看你,从穿衣打扮到说话做事,还是和学生时期一样。说句不好听的话,你的腐朽应该被埋在历史的长河里。你OUT了!”

    原?#20928;?#21483;班长的,现在直接就喊起了名字,说话也是一点都不?#25512;?

    “你们!”闵敏被气的全身发抖。

    没想到一份好心,一场给大?#21307;?#27969;感情的聚餐,交流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她错了吗?

    她是古板,是不跟潮流,但是她并不腐朽啊!

    她只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,需要她勤俭节约,需要她把大部分的工资都寄回家。

    哪个女生不爱美,哪个女生不?#19981;?#25171;扮,她只是把打扮的时间都留下来赚钱,把赚的钱都留给了家人而已。

    今天来这里吃饭,确实是她安排的,这里不方便,消费也不低,她也知道。

    可是她还是安排了这么一个地?#21073;?#38500;了帮一个朋友做业绩外,也是觉得吴映洁来一次不容易,应该安排的好一点。

    同时,选择了这么一个地?#21073;?#20063;是考虑到够远,可以让大家安下心?#26149;?#22909;的回忆从前,交流感情。

    以她的节约,难道她A出来的那份钱,她就不心疼吗?

    谁知道,当初的纯洁早已不在,留下的只有无情和媚意。

    好心办坏事,好意?#36824;?#21534;,不外如是了。

    闵敏的气,让事情的始作俑者游明月很高兴,半边嘴角高高扬起,还给了刚才说话的男生一个?#38590;邸?

    虽然代表不少什么,但是以资鼓励还是要给的,又不要钱,又不会少掉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闵敏的气,让事情的关键起因吴映洁很是抱?#31119;?#33080;色阴沉的把闵敏拉回了座位,摸着她的后背,给她顺着气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受了自己的牵连:“班长,你消消气,不用和他们太在意的。他们愿意变成什么样的人,是他们自己的决定。将来也是他们自己承担后果,也是过他自己的生活。你也只需要过你的生活就好,不忘初心 ,方得始终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不忘初心 ,方得始终。吴映洁,我就知道你这个狐狸精还不死心。这次来东州,是想旧情复燃,再续前缘的?#26705;俊?

    游明月一脸鄙夷和不屑,讥讽之意满满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我们家那位,这几天的兴致怎么那么的高?#28023;?#19968;天到晚的都是笑脸。接?#22992;?#22823;班长的电话我才反应过来,感情是你这个骚狐狸来东州了啊!不过?#19978;В?#20182;今天出差来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游明月,嘴?#22836;?#24178;净一些,骚狐狸骂谁呢?”吴映洁拍了一下桌子,简直欺人太甚了。

    ?#21543;?#29392;狸骂你,怎么了,不能骂吗?这是事实!”游明月毫不示弱,同样拍了桌面。

    额!

    十几张脸顿时懵逼了,二十多只眼睛都瞪的老大,场景老吓人了。

    “能骂,确实是事实!”吴映洁突然一笑。

    她倒不是故意设置了一个语言陷阱,只是随口一说而已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游明月的回答太出彩,按她话里的意思,就变成了自己说自己是骚狐狸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会提醒她,而是顺着她的话继续。

    二十几双暴眼盯着她,实在是太醒目,反应就算再迟钝,游明月也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敢?#28216;遙?#20320;等着。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她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击,只好来了一个最中规中矩的你等着。

    吴映洁嘴巴一努,丝毫不在意,又不是她说的,她哪知道还有人?#19981;?#33258;己骂自己的嘛?

    不过,这一刻的心情是特别的舒爽,这舒爽也感染了边上的闵敏,一直在被气,这一下总算是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此时,在包厢门口的楚乾坤听的一直在摇头,这算什么事啊!

    ?#21866;?#21435;追白继开之后,他和军子就一直在看大堂的小孩打闹,也在等可以给吴映洁制造惊喜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机会也确实是来了,在游明月对吴映洁发动攻击没多久,包厢内的服务生就很识趣的开?#29228;?#24320;包厢,准备在门口?#21364;?

    ?#34892;?#20843;?#35029;?#36824;是少听为妙。

    门一开,里面的声音自然就传到了楚乾坤的耳朵里,?#31508;?#30340;眉毛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制止住服务生关闭包厢门,然后就在服务生一脸为难的情况下,通过半掩的门,静静的听?#29228;?#38754;的对?#21834;?

    偷听肯定不对,但事关吴映洁,楚乾坤也是偷听的光明正大。

    期间,服务员还找了保安帮忙,想要吧楚乾坤赶走,结果保安刚?#21073;?#28251;经理也到了。

    然后二话不说,黑着脸带着服务员和保安就走了,太不懂事了。

    一个客人不小心听到另外几个客人的聊天,和他们酒店又没关系。

    这一个晚上,湛经理是操碎了心,感觉头上的白头发多了好几根。

    湛经理走了之后,楚乾坤问军子:“有人跟着?”

    军子点点头:?#29677;牛 ?

    楚乾坤摸着自己的腕表,光滑的镜面,触?#26032;?#28385;的表带。

    然后低声在军子的耳边,说了一大段话,之后,军子离开了一?#38382;?#38388;。

    包厢内的一番碰撞,因为游明月的失误,有了短暂的安静。

    突?#35805;?#38745;,反而让气氛更加的尴尬,连呼吸的空气都能闻到一股尴尬的味道。

    为了缓和这一份尴尬的气氛,之前一直安静的吃着菜,没有参与到任何一方的,桌上唯一一对情侣中的男生建议道:“要不我们唱歌?#26705;俊?

    这是一套综合性的服务,在这里开了桌吃了饭,不管你有没有唱过歌,?#21069;?#21410;费都是一样收取的。

    本着不浪费,不尴尬的原则,这一对情侣还带头打起了样。

    只是,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?#21073;?#19981;管如何的化解尴尬,这尴?#25105;?#28982;会在。

    而且,以游明月表现出来的架势看,这矛盾也不可能缓和。‘

    所?#35029;?#19982;其尴尬不如结束。

    闵敏和吴映洁对视了一眼,又彼?#22235;?#22865;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吴映洁拿起面前的酒杯,站了起来,环视了大家一圈后说道:“不管怎么样,今天还是很?#34892;?#22823;家的到来。最后敬大家一杯,也希望大?#21307;?#21518;工作顺利,家庭美满。”

    ?#20302;?#20043;后,吴映洁主动的一杯喝完,今天的这聚会,主要就是为了她聚的,由她来结束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至于什?#26149;?#20250;有期,他日再见,她就不说了,太假。

    经过今天这么一场,她和这些人同学之情也算是彻底结束了,没必要江湖再见,再见亦是陌生人。

    不过,跟着响应她提议,不说?#37202;?#26469;,拿起酒杯的都只有闵敏,和那一对从卡拉OK区返回来的情侣。

    吴映洁表情淡定和三人碰了杯,然后自顾自的喝掉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愿不愿意举杯,爱不爱喝,和不和她?#25512;?#22905;完全不在意。

    杯中酒尽之后,没有坐下,继续说道:“之前的话,既然已经说到那个份上了,那我也表个态?#21462;?#20170;天这个地?#21073;?#26159;我要求班长选的。”

    伸手拦住要说话的闵敏,吴映洁继续说道:“位置确实是?#35835;说悖?#20215;格也确实是贵。大家也都是工作没多久的人,身边的积蓄也不多,为了这顿饭,花那么多的钱,也确实是不合算。所?#35029;?#36825;笔钱不用AA了,我来支付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闵敏再也坐不住,低声喝道:“吴映洁,你疯了。你知道这顿饭要多少钱吗?说好的AA就是AA。来之前他们都知道是什么情况,?#31508;?#21487;没有人反对。你不要充胖子。”

    吴映洁白了她一眼:“知道贵还找这种地?#21073;?#20320;平时的节俭呢?”

    “我就想着两年没见了,要找个好一点地?#21073;?#32780;是钱摊到每个人的身上,又不显得特别多了。你要是一个人承担那可是一大笔钱。”

    闵敏一脸苦涩,真的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坑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算是上万,我也拿的出来的,?#21028;?#21543;。”

    要是以前,吴映洁肯定没这么轻?#26705;?#29616;在嘛,她确实有轻松的底气。

    不说楚乾坤给她的私房钱,就是她的年薪也足以轻松应对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去找一下我认识的人,让她想办法减免一些费用吧。像卡拉OK什么的,我们也没有唱,应该可以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闵敏还在自顾自的想办法,丝毫没注意到她的声音已经让所有人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吴映洁拍了拍她的手背,笑了笑:“真没事,不需要。我?#21019;?#29702;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说了半天。说的那么热闹,那你倒是付钱啊?”

    游明月鄙夷的看着两人,心里早就乐开了话花,就等着看她们的笑?#21834;?

    心里想的开心,脸?#38386;?#30340;开心,嘴上叫的也勤快:“服务员结账!”

    一万块就想搞定,做梦吧。

    包厢的服务生虽然被湛经理带走了,但其实也没有跑远,跟着湛经理?#35328;?#36208;廊的一处?#25112;恰?

    只是不出现在楚乾坤的面前,真要跑的无影无踪,湛经理也是不敢的。

    游明月的喊声够大,不但楚乾坤听到了,一?#31508;?#30528;耳朵的服务生也隐隐约约听到了一点。

    不敢肯定的探出半个头,楚乾坤早就知道他们躲在那里,看到半个脑袋,伸手指了一下包厢。

    侧了侧头,示意对方快一点,服务生的反应还没开启,湛经理就一把把她推了出来:“快去包厢。”

    吴映洁愿意主动承担?#22836;眩?#20854;他人?#27604;幻?#26377;意见,更是巴不得。

    只是,大家也都知道这一餐价格不菲,要等着吴映洁把钱真正?#32479;?#26469;了,他们才能真正的?#21028;摹?

    服务员一走进包厢,游明月就指着吴映洁大声的喊道:“服务员结账,她付钱。”

    那模样,好像怕吴映洁反悔,似乎担心她跑掉一般。

    别人觉得她夸张,但这却是她的真实想法,她是真怕服务员报出了金额后,吴映洁会反悔,所以先一步?#27809;?#22581;住了退路。

    服务生知道进了包厢,才真正的反应过来,于是麻利的拿出包厢最低消费,以?#23433;说ィ?#29305;别是酒水单。

    数字嘛,她之前就算了无数遍了。

    拿着单子,对着吴映洁口齿十分清楚说道:“谢谢,你们总共消费了两万六千六百六十六元。请问是付现还是刷卡?”

    叮、?#36873;?#24403;、咚!

    不是杯子碗筷翻?#21073;?#23601;是椅子躺倒了在地,甚至还有下巴磕在桌子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接?#21866;?#26159;整齐划一的: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两两两......”十几双眼睛瞪着她,实在是太吓人,服务员被吓的牙齿打颤,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耳背吗?人?#26131;终?#33108;圆的告诉你们是两万六千六百六十六元了,还要再问一遍,看看把小?#23194;?#32473;吓的,脸都青了。”

    游明月很悠闲的坐着,一脸轻松的拿着一杯红酒。

    不停的摇晃着,看看挂杯,闻闻香气,品品口感,好酒啊。

    贵是贵了点,但酒确实是好酒。

    服务员脸青了,青的是他们的脸好不好,两万六千多,平摊到每人头上就是将近两千块钱。

    天啦个撸,他们一个月工?#20160;?#22810;少,两千块钱吃顿饭,不是要他们的命吗?

    然后青脸慢慢的转回了红色,幸好幸好吴映洁已经?#20449;?#22905;付钱了,就是平均两万也不关他们的事。

    于是乎!

    一个个有变得眼观鼻、鼻观心,嘴紧闭,气慢呼。

    一人做一事,十人做十事,好像什么都不关心一般。

    眼睛的余光,却是牢牢的锁定在吴映洁的身上,想看看她的反应,看看她会怎?#21019;?#29702;?

    现场真正脸青的人,其实是闵敏。

    此时,不光是脸青,根本已经语无伦次了,口中不停的?#27490;荊骸?#20004;万两万六千六百六十六,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,我们是?#36234;?#23376;了吗?”

    吴映洁的脸倒是没有青,不过大吃一惊是难免的,她盘算过,能消费掉一万都属于是吓死人了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两万六千多的,真的是如闵敏说的一样,难道他们?#36234;?#22359;了?

    “什么菜要这么贵?”

    吴映洁语气还是很平静的,一万和两万对她来说依然只是一个数字。

    但是为什么这么贵?

    贵在哪里?

    她还是要搞清楚的,当冤大头不要紧,但必须要当个明明白白的冤大头。

    “菜不贵,贵的是酒水。本包厢的保?#32043;?#36153;是六千六百六十六,你们的菜都包含在这里面了,没有额外的单点消费。剩下的两万都是酒水的钱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也察觉到了不对,似乎换酒的事情,付钱的和大部分吃饭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?#33756;?#26159;那个还在喝酒的风骚*女人,私下做的决定。

    这?#20387;?#28902;了,万一对方不认账,这个账不会扣到她头上吧。

    想想都想的?#28909;恚?#26381;务员的额头?#20384;浜姑?#23494;麻麻,喉咙头的口水不停的吞?#39318;擰?

    吴映洁接过服务?#31508;?#37324;的酒水单子,仔细看了一下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原来是两百一瓶的红酒,被换成了两千一支的高档红酒,他们总共消费了十瓶,可不就是两万吗?

    看了服务员一眼,然后又瞄了游明月一眼,吴映洁依然是淡淡的说道:“是你搞的鬼?#26705;?#36825;两百一瓶的酒换成两千一瓶的酒,你还真够阴的。从一开始,就准备好算计我了?#26705;俊?

    ?#32942;?#28982;还是和读书的时候一样。就像是为了拆散我和王明凯,你用的那些肮脏手段一样。肮脏的人,果然连思想都是肮脏的。你?#30340;?#33258;己是骚狐狸,我突然觉得这是在侮辱狐狸。”

    吴映洁说的也是极为平淡,并没游明月想象中的歇斯底里的怒吼,反而是冷静的又损了她一次。

    “明凯和我本就是情投意合,是你这只狐狸精一直在中间作祟。可是那又怎么样,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我才是明凯的老婆,而你什么都不是!”游明月气呼呼的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情投意合,要不是你无耻的爬山了他的床,他会看上你?你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!”吴映洁似乎要一出多年的闷气,把埋藏在心底的一些事情都说了出来:“不过,?#19968;?#26159;要?#34892;?#20320;。如果不是你,我也不会有今天,我也许就没机会碰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已经?#37027;?#30340;走进包厢,站在一处隔断之后的楚乾坤笑了,别人听不懂,他可是明白的很。

    当年吴映洁和游明月的恩怨情仇,她们那些同学全都知道,不过具体的内情他们不不晓得。

    只知道最后是吴映洁退出,游明月俘获了他们班里的富家弟子王明凯的心。

    而且毕业后,两人马上就结了婚,引得大家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现在听来才知道,原来里面还有这么一幕算计,实际的情形,恐怕比吴映洁轻描淡写说出来的情况,要精彩无数倍。

    而看游明月反应,似乎也默认了当初的种种。

    这一刻,大家对游明月的手段,再次的高看一格。

    至于她再次算计吴映洁,把两百酒换成两千酒的事情,除了感慨难怪口感这?#26149;?#20043;外,他们根本无所谓。

    甚至还要在心里默默的谢谢她,谢谢她让他们免费喝到了有钱人才能品尝的好酒。

    “少在这里有的没的,失败的人没资格说我。”游明月怕吴映洁继续说出当年的丑事,赶紧转移注意力:“你现在还是想想怎么付钱?#26705;?#21704;哈哈,喝穷你个穷光?#21834;!?

    “为了?#34892;?#20320;当年的事,今天这钱我?#35835;耍?#26435;当?#34892;?#36153;了。”

    吴映洁笑的很开心,她发现她心底深处的一个结,突然解开了,解的彻彻底?#20303;?

    然而!

    她的笑容有很快就呆?#20572;?#22240;为她发现,出门的时候太匆忙,竟?#24187;?#24102;钱包,随身竟然只带了手机。

    真是哭笑不得!

    对应的却是游明月的哈哈哈大笑:“付啊,你倒是付啊!穷的钱包都没有的人,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说大?#21834;?#20320;是准备把自己抵押给酒店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看,怎么样,还是和当年读书一样?#26705;?#23601;知道装,以前装清高,现在装有钱,这打脸痛不痛啊!”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,你求我,只要你跪下来?#30340;?#26159;贱人,你当年就是犯贱。然后求我帮你付钱,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,我可以帮你出这两万多。”

    游明月那个开心啊,自己的策略终于实现了大圆满,把吴映洁的脸打的?#20061;?#22823;响。

    吴映洁敢和她斗,简?#26412;?#26159;不自量力,以前能她男朋友抢了,现在也能把她脸面刮了。

    游明月的心情,好像?#24187;?#31958;灌了个饱,开心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要不是场地不合?#21097;?#22905;都准备来?#20301;?#34915;服的舞?#31119;?#22909;好的庆祝一下。

    一个人高兴的效果还是差了一点,游明月兴奋的对一帮人说道:“一会儿我请大?#39029;?#21435;玩,女的SPA,男的泡温泉。让你们看看,什么才是真正的有钱人生活。”

    得意嘚瑟,赤?#25077;?#30340;嘲讽。

    “耶,明月果然还是那个明月,出手就是大方。不过我们男的也想SPA,可不可以啊?”

    有好处的地?#21073;?#27704;远不会少了捧臭脚的人。

    “可?#35029;?#21040;时候我来安排,你们想怎么玩,就怎玩。闵大班长,你也一起去?#26705; ?

    到了现在,游明月还想要继续打压吴映洁,想要挑拨她和闵敏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游明月,你真是太过分,没想到你的心思这么恶?#23613;!?#38389;敏的肠子都快要悔青了,自己为什么要犯贱叫游明月也过来:“这酒既然是你调换的,就应该你来出钱,凭什么要映洁来出。”

    ?#32942;?#21704;哈,又不是我要她出的,是她自己说这钱她来付的,现在反悔可不行。这么多同学都听到了,可以作证的。”

    游明月故意?#33080;?#25163;上的钻石戒?#31119;?#29305;意让灯光折射它的光芒,进一步的刺激吴映洁。

    吴映洁越窘迫,越难堪,她越有快感,那种感觉很充实,充实的她想去趟洗手间。

    吴映洁拦住还想说话的闵敏,刚想开口,那对情侣同学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两人的份子钱,可以自己付,但是剩下的我们就无能为力了。”一叠连硬币都有的现金,还有两张银行卡,被推到吴映洁的面前:“银卡具体多少钱我们也说不清楚,可能还会少个几十块。我们实在是凑不出来了?”

    我们实在是凑不出来了,一句短短的苦涩无奈的话,让一直风轻云淡的吴映洁,突然泪崩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心情无比的复杂,这一对情侣同学,说实话和她的交情并不多,在读书的时候,可能话都没有说过几句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普普通通的一份同学情谊,却被他们小心的?#33108;?#30528;。

    相对于那些嘴上友谊,背后鬼情,有用时感情情比金坚,无用时弃之如垃圾的所谓同学情,不知道到要强上多少倍。

    不,不是强上多少?#21486;?#32780;是两者根本就不应该对比。

    吴映洁泪崩,闵敏也跟着流泪,情侣同学不知所措,他们实在是凑不出来多余的钱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是不是?#25285;?#25226;钱都给她了,一会儿怎么回去,我可不会带你们,?#25784; ?

    对情侣同学的做法,游明月十分的不满,这不是公然和她作?#26376;穡?

    不但不会让他们搭车,也不会带他们去SPA,甚至以后都不会再搭理他们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今天,她原本就要没有搭理过他们。

    就连站在隔断后面,?#37027;?#35266;察的楚乾坤,都是默默的点头,细微之处见人品,关键时刻知人心。

    这一?#38405;?#36731;人,不错,很不错,可以观察观察。

    游明月的大实话,让这一对情侣苦逼了,他们刚?#21866;?#24819;着怎?#21019;?#40784;四千块钱,根本就没想过一会儿回去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游明月说是她不会让他们搭自己的便车,其实是在暗?#37202;?#20182;同学不要让他们搭便车。

    这一下完蛋了,得罪了游明月,这日子难过了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抓耳挠腮,一副焦急的模样,吴映洁突然破涕为笑,把银行卡和那堆现金推回了他们面?#21834;?

    “这些钱,你们留着打车。我打电话让人送钱过来就行,真的不需要你们出钱。不过,还是谢谢你们。你们以后就是我吴映洁最好的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,也是我最好的同学!”闵敏赶紧表态。

    拿着手机拨号的吴映洁,突然自己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为了和大家相处的更融洽一些,今天出门之前,换了一套最普通的衣服,然后把身上那些价值不菲的项链手表,全部都摘掉了。

    等于换身成了一个和大家一样,普普通通的打工仔的?#21050;?

    结果换的太彻底,走的太匆忙,香?#21619;?#25163;包里的钱包也忘记拿了,手里拿着手机?#32479;?#20102;门。

    一路上她也没有花钱,也没机会花钱,所以直到要掏钱了,才察觉钱包没带。

    吴映洁打电话的时候,楚乾坤还特意把自己的手机,调成了静音。

    结果,吴映洁?#39184;?#20102;电话,他的手机都没响,很是失望。

    ?#19994;?#30005;话后,吴映洁对服务员说:“我朋友会送钱过来,不过从市区过来,需要一个多小时。这样行不行,我留下来,你让他们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不是吴映洁有多好心,对他们她已经无感,让他们先走反而是不想面对他们的嘴脸。

    有点想吐!

    “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?还朋友从市区送钱来,一个小时能不能借到钱都不知道?真的是太能装了。”

    游明月的讥讽无时无刻不在,只要是针对吴映洁的话,开口必讥。

    服务员快哭了,她已经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真想马上出去找经理。

    这么严重,这么复杂的事情,只有经理出马,才能理清、才能搞定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想找经理的服务员,转头朝门边的隔断望了过去,那尊菩萨怎么还不出来啊!

    服务员的小表情,差点搞的楚乾坤笑了出来,这一出闹剧,也该到了结束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缓步走出隔?#24076;?#22312;服务员的笑脸中,慢步的走向吴映洁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啊!你怎么来了?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?”

    惊喜的吴映洁激动的语无伦次,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,然后又?#25346;?#20303;了想扑入怀中的冲动。

    楚乾坤笑着走到她背后,双手搭在她肩膀上,轻轻的把吴映洁按回了座位,一?#21028;?#33080;一直盯在游明月的脸上。

    虽然是笑脸,但游明月却感到了一股寒意,惯性不爽之下,对着楚乾坤就是狠狠的说道:“看什么看?没看过美女啊?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看都不能看啊,难不成看看?#38389;?#19978;就会少东西?”楚乾坤笑着一撇嘴:?#29677;蓿?#25105;知道是少什么东西了。没关系我给你介绍一个专业的医生,修补一下很便宜的,几百块钱。你完全可以活到?#21916;?#21040;老,从此再也不用担心别人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,混蛋!”

    游明月这次的反应很快,别人都没听懂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她已经秒懂了,毕竟亲生经历的事情,?#19988;?#24635;是会好一些的。

    “进来?#26705; ?#26970;乾坤懒得和游明月多话,冲着门外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换了衣服的宁宁带着两人助手走在前面,后面跟着八个黑超,气势摄人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吴总,时间到了。车子已经在楼下等了。”

    宁宁本就是秘书出身,充当吴映洁的秘书,根本就是本色出演。

    吴映洁迟疑了半秒,就反应过来是楚乾坤在搞事情,嘴角一翘,配合的当?#20061;?#21543;。

    “时间这么快,那就走?#26705; ?

    站了起来,顺手拉了一把已经成雕像的闵敏,宁宁身后马上走出一个秘书助理,搭手扶着闵敏往外走。

    吴映洁则是挽着楚乾坤的手臂,一脸幸福的转身开路。

    经过情侣同学身边的时候,楚乾坤笑着说道:“我们有车,你们要不要搭便车?”

    当然要了,反射弧慢一些的情侣两人没有闵敏那么不堪,他们是自己欢天喜地跟出去的。

    安静了足足五分钟,包厢内的人才一窝蜂的涌向窗户。

    入眼的是一排长长的车队,上车的不仅仅是进包厢的那些人,有人大致数了一下,大?#21152;?#19977;十个人左?#25671;?

    车队缓缓的离去,包厢里的人才一个个目瞪口呆的你看我,我看你。

    原来吴映洁同学才是真正的有钱人,原来真正的有钱人是不说她有钱的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绝不是真的!”游明月歇斯底里的喊道。

    ?#20061;九?#30340;打脸,无情的落在她脸上,痛在她心里。

    装了九十九分钟的逼,结果最后一秒破了,修补都找不到地方。

    (这一大章是春秋熬了三个凌晨赶出来的,今天在农村帮忙干活,没有时间码字。不出意外明天正常更新!)


  http://www.tdakt.club/txt/88122/26722083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dakt.club。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huquge.com
大厨师投注
海南环岛赛 地下城赚钱思路 孟州v血拼怎么赚钱 北京市福彩中心邮箱 极速飞艇 北京快中彩 股票配资排名丿选 号码分布图 2018梦幻西游109五开赚钱 有水有电怎么赚钱 体彩浙江11选5走势图 3d走势图 金博棋牌app注册送10 双色球型红杀红公式 塞尔达传说 旷野之息 赚钱 pk10永久可用出号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