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阁_笔趣阁 > 大明1937 >第169集 奏请公主下嫁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169集 奏请公主下嫁

    卫子衿等待的机会来了。八一中文网   w?w?w?.?8??#20445;鰨悖錚?

    19日晚上,她接到了东厂厂督陈秉新的一个电话,陈秉新请卫子衿代为奏询陛下,向小强是否向她建言过关于借鉴德国经验、在战后对旗人施加若干限制。

    虽然沈荣轩作出了否定的判断,但那只是推理。出于严谨,东厂还得查证一下。要是一般人,东厂派个人或者打个电话,直接就问了。?#19978;?#22312;被调查的是陛下,陈秉新可不敢就这么直接去问。他要通过卫子衿代为奏询,这样显得恭敬一些。

    卫子衿心中自然什么都清楚。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向小强、十四格格、武炎彬他们几个策划的,卫子衿自然也知道。现在她仍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,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于是,在服侍朱祐榕用晚膳的时候,卫子衿把陈秉新的问题“代为奏询”了。

    朱祐榕?#34892;?#35273;得受到了侮辱,听着听着,眉头皱了起来,然后抬起眼睛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子衿,”她拿起餐巾,轻轻沾了沾嘴角,问道,“是谁来问的?陈秉新还是沈阁老?”

    “陛下,是陈秉新。”

    朱祐榕把餐巾扔到桌上,愠道: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,他们自己也不思考一下!不知从哪儿听来几句不着边的东西,还跟真的似的,问到我这儿来了……挺之他……我又不是不了解他,纳粹的那一套东西他都很反感,怎么可能向我建议学纳粹呢!……我也知道沈阁老不至于问出这种傻问题,多半是东厂那帮庸才自作聪明……子衿,回电话的时候,替我说他们几句。”

    卫子衿恭敬地说道: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然后,卫子衿昂挺胸,款款走到餐厅外间的休息室内,拿起小花梨木架上的电话听筒,命紫禁城的总机直接接通了东厂,而且是直接接进厂督陈秉新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陈秉新恭敬地声音:

    “喂,卫小姐吗?在下秉新啊……卫小姐有何指教啊?可是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卫子衿毫无表情,冷淡而庄重地说道:

    “督公大人,奴婢奉陛下口谕,特对大?#22235;?#36827;行申斥。”

    那边的陈秉新一愣,握着听筒的?#20013;?#39039;时出汗了。同时,额头也渗出小汗珠来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臣……臣恭听圣谕……”

    卫子衿略一思索,?#24867;?#30528;架子,一字一句地说道:

    “爱卿主持东辑事厂,乃是帝国至关重要之职位,责任重大,臣民社稷?#21322;?#20043;安全多赖于卿。然东厂经费人力亦非无限,且一分一厘,皆取自民之税赋,奈何卿置东厂有限之资源于无谓之妄猜耶?卿身为情治单位之重臣,亦为帝国?#21322;?#20043;耳目,所谓线索,终日如过江之鲫。然鱼龙混杂,可称‘情报’者,百不过一二耳,此朕亦知之也。今日之后,唯盼爱卿能明炬目,辨真伪,兢兢业业,如霆如雷。倘如此,朕即可高枕矣。”

    陈秉新越听,?#28304;?#19978;的汗越多。但他不敢怠慢,手上飞快地将陛下的“申斥”记在纸上,回头得要让人誊好,写好日期,郑重地归?#24608;?#38491;下难得正式的“申斥”一?#25991;?#20010;臣子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。弄不好要影响仕途的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,卫子衿听了片刻,然后口气缓和了些,说道:

    “督公大人,陛下的申斥,奴婢已经奉旨转述完毕。至于督公大人昨日命奴婢代为奏询陛下的那件事,奴婢已然向陛下奏询,陛下也已赐下答复了。陛下说,并没有那样的事。陛下还希望督公大人今后对情报的来源上,能核实得更认真一些。至少也要有一个基本的判断,不要对一些明显不切实际的所谓‘线索’,做过多的纠缠。”

    陈秉新听得胸中?#27029;?#29378;跳,不断用手帕擦着额角的汗。他点点头,用干涩的声音道:

    “卫小姐……卿代奏陛下,臣……臣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奴婢一定为督公大人代奏。”

    ?#26114;茫?#22909;……谢过卫小姐了……哦对了,卫小姐稍等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陈秉新突然想起来,抓住听筒,吞吞吐吐说道:

    “唔……是这样的……那顺,就是?#26412;?#26469;的那个使者……他……他不知从哪里听到了向大人对陛下建言的那种传言,生怕大明将来会像德国人对待犹太人一样对待旗人,现在也不愿回去了,非要大明再给他一个正式保证……卫小姐你看,在下也好,沈阁老也好,说出来的?#20843;?#37117;不怎么相信了……那个那顺,他现在非要觐见陛下,相亲耳听到陛下做出保证……卫小姐,你看这事……”

    卫子衿停了一下,说道:

    “什么?大人是想问,陛下是否能接见那个北清使者?”

    陈秉新心虚地说道: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卫子衿微笑着摇摇头,还是说道:

    “请大人稍等,奴婢这就奏询陛下。”

    朱佑榕此刻已经用完膳,正坐在休息室里品茶,此刻正瞧着卫子衿呢。卫子衿按住话筒,目光询问地望着朱佑榕。

    朱佑?#25490;?#30528;盖碗继续品茶,也没说话,只是摇摇头,表示没兴趣接见那个什么那顺。

    卫子衿明白了,对话筒笑道:

    “督公大人,实在是抱歉……陛下这几天恐怕都不方?#24864;?#20986;时间……呵呵,奴?#20928;?#35831;督公大人恕罪。”

    ?#26114;?#21621;……”陈秉新也是?#31995;?#36825;个结果,干笑两声,“哪里哪里,卫小姐言重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秉新放下电话,一阵后悔,悔不该没有听从沈阁老的劝告,竟然真的傻乎乎地去向陛下“取证”去了。看来沈阁老没有说错:凡是碰到跟向小强沾边的事情,都要慎重处置,时刻不要忘了这个人背后有陛下这棵大树。现在怎么样?果然。陛下那么好的脾气,听到脏水泼到她的宠臣头上,也是立马就毛了。二话不说,先来一顿申斥。……唉,到底是沈阁老有经验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2o号清晨,那顺就被用一架飞机送到北边去了。飞机飞到直隶衡水附近的一个前线机场?#24503;洌?#28982;后找了一辆卡车把他送过交火线,让他找清军返回?#26412;?#21435;了。

    一天之后,21日中午,那顺才返回?#26412;?#22238;?#22992;?#34382;的官邸里。当天中午,他见到了沐虎,把情况都向他说了。

    沐虎毕竟和那顺不是一个水?#21073;?#20182;眼睛滴溜溜转了几下,?#20102;?#36947;:

    “要?#30340;?#36793;将来会?#32676;?#21681;们旗人,这完全可能……要说这是向小强的主意,这也?#31185;住?#37027;个人激进得很,他老丈人就是天地会扛把子。天地会的那些人,个个都恨不得?#35328;?#20204;旗人?#30631;?#25277;筋……可要说他们照搬德国,这个明显是虚言。我跟你说,南边就算将来?#32676;?#21681;旗人,也绝不会学德国那样大张旗鼓的?#32676;Α?#21335;边还是很在乎名声的。他们也是中国人,只能玩中国这套阴的,明面上排满的法令一个也不会出,可实地里该有的是一样也不会少。”

    那顺不?#31995;?#22836;,深感司令大人分析的对头。那么说,在南京那个神秘的人对自己说的话里,有不少都靠不住了。

    沐虎又说道:

    “这明显是有人不想让咱们把事情搞起来,这个人八成还就是向小强。向小强的人民卫队现在正在打京津唐,而且北线战场只有他的部队。他自然想独?#26869;?#28165;大功。要独?#26869;?#28165;大功,那就得让他的部队活生生的把?#26412;?#25171;’下来,而不能让咱大清内部的一场政变把?#26412;?#21464;’过来。那样的话,这份儿大功就落到恭王爷和我头上了。他向小强还捞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嗯,”那顺不住点头,“大人说的极是。”

    ?#20843;?#20197;,那个人八成就是向小强的人,这件事就是向小强的苦肉计,自己?#35328;?#27700;往自己头上引,反倒能让人家都相信不是他干的!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沐虎冷冷一笑,靠在椅子里,眯着眼说道:

    “这个向小强……如此的排满……?#35805;?#20182;整倒了,就算咱事情搞成功,普天下的旗人也没好日子过!……来来来,你听我这个主意怎么样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,23日上午,那顺带着沐虎将军的口信,再?#25569;?#36716;来到了南京。

    沐虎提出了新的请求,而且,这些请求中有一条极为惹眼,以至于单独列出来报到了沈荣轩那里。

    沈荣轩只看了一眼,鼻梁上的眼镜就滑下来了。——这可真是“大跌眼?#24608;?#20102;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沈荣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?#33324;?#34382;竟然……竟然奏请陛下,赐辽阳公主下嫁江心洲伯向小强?!”
  http://www.tdakt.club/txt/5784/7477263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dakt.club。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huquge.com
大厨师投注
今日股市最新消息上证指数上证指数2020年预测 快乐双彩 澳大利亚足球超级联赛雪缘园 专业期货配资公司 股票群 江苏7位数 定期理财不会亏本金是吗 山西十一选五 大学生模拟炒股 四川快乐12 股票配资 名片 上证指数今日行情 南粤36选7 asg游戏豆理财平台 投资理财平台哪个最好 澳门即时赔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