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阁_笔趣阁 > 大明1937 >第16集 远交近攻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16集 远交近攻

    第16集  远交近攻

    天皇裕仁环视了一下两列大臣,推了一下眼镜,温文尔雅地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……诸位都已经达成了一致的意见……那么……总理大臣还有什么要说的么?”

    林铣十郎面向天皇,缓缓鞠了一躬,轻声说道: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面向众人,唇上大胡子一抖一抖的,提声说道:

    “关于帝国前途的决定,相信诸位都已经达成了一致的意见。几天以来,我们面临着一个艰难的抉择:站在明国一边对抗俄国,还是站在俄国一边对抗明国,抑或是作壁上观,争取渔翁得利。其实即便是作壁上观,我们也?#36824;?#26159;暂时避开了这个抉择,因为俄国和明国即便打完仗之后,仍然是亚洲的两强。而帝国想要在亚洲长期发展,?#31449;?#36530;?#36824;?#36825;个抉择。因此,我们这几天的决策,不仅仅是决策眼下联合哪?#29615;?#25233;制哪?#29615;剑?#20063;是在决策帝国长远的国策――帝国要成为亚洲的领袖,应该联合哪?#29615;剑?#25233;制哪?#29615;健?

    “之前有人说,应该联合明国抑制俄国,原因是俄国比明国强大,而?#20063;级?#20160;维克的俄国远比明国危险得多。俄国究竟是不是比明国强大,这个先不论。诸位知道,日本如果想成为亚洲的领袖,首先必须认清谁是挡住日本的最大障碍,而不是谁最强大。况且经过了灭清战争,俄国和明国究竟谁更强大,相信大家看得比较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林铣十郎说完后,面向天皇鞠了一躬,仍旧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然后,海军大臣米内光正面向天皇鞠了一躬,一板一眼地说话了:

    “我,海军大臣米内光正,现在仍认为俄国是欧亚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。这一点,我和总理大臣阁下的观点,仍然不一致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一出,众人都望向他。林铣十郎也一怔,盯着他,不知这海军大?#21152;?#35201;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但是米内光正接下来义正词?#31995;?#35828;道:

    “我虽然认为俄国是欧亚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,但是我同样认为,俄国的重心在欧洲。他的人口、大城市、经济?#34892;摹?#24037;业?#34892;摹?#20132;通网、粮食?#34892;摹?#34987;完善开发的矿产能源……等等,大部分都在欧洲那一端。也就是说,俄国最厉害的那一部分在欧洲。而明国,即便是不如俄国强大,但是它的人口、大城市、经济?#34892;摹?#24037;业?#34892;摹?#20132;通网、粮食?#34892;摹?#34987;完善开发的矿产能源……等等,却就在东亚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明国最厉害的这部分,就在日本的卧榻之侧!仅凭这这一点,我坚定地认为,应该联合俄国,对抗明国!俄国离我们远,明国离我们近。俄国可能会到东边?#21019;?#20183;,可是不论打赢打输,打完之后它?#31449;?#35201;回到西边去,日本都有卷?#26519;?#26469;的机会。但是明国始?#31449;?#22312;东边,始终挡在日本踏上东亚大陆、成为亚洲领袖的道路上!这是日本躲不掉的!

    “况且,我是一个海军军官,我关注的不仅仅是陆地,还有海洋。当年明治先皇陛下曾经定下国策:开拓万里波?#21361;?#24067;国威于四方。大日本帝国的立国之本,乃是海军。现在和我们争夺这片海洋的,只有一个明国。明国不但?#27835;?#21644;日本几乎相当的海军力量,还?#27835;?#26085;本的咽喉命脉――马六甲海峡。诸位都还记得明国是怎样凭着马六甲海峡屡次对帝国讹诈,使帝国蒙受屈辱的。而且在可以想见的将来,明国仍然会一次又一次的依仗马六甲海峡要挟日本,对日本提出一个又一个无理要求!”

    他说的时候,众人都轻轻点着头。陆军大臣杉山元深吸一口气,大声说道:

    “海军大臣说的很有道理!一句话,在今天的亚洲,日本和明国不可能共存!有日本就没有明国!有明国就没有日本!一个男人想成为强者,就要有和对手生死决斗的勇气!国家也一样!日本就要有和明国进行生死决斗的觉悟!”

    总理大臣林铣十郎点头说道:

    “还应该看?#21073;?#26126;国现在刚刚吞并清国,刚刚统一东亚大陆。这个时候的明国虽然刚打完大?#21073;此?#20853;强马壮,但却是最脆弱的。它急待一段长时间的?#25512;?#26469;消化北?#21073;?#22909;把北方的土地、人口、粮食、工业、矿产、能源、港口、铁路等等转化为战争能力。一旦它成功的消化了北方、将北方的一切都转化为战争能力了,那么日本就永远也没有机会了。甚?#20004;?#19979;来,明国还会将刚?#20183;?#19978;东亚大陆的日本?#28216;?#31454;争对手,会想方设法的把我们刚得到的大陆领土夺回去。而那个时候,我们将没有力量与之抗衡。

    “现在这个机会,?#36824;?#20174;哪方面来看,都是最好的。明国刚打完大仗,军队疲惫,国民?#32423;ǎ?#21271;方?#27425;齲?#20851;键是还有俄国愿意和我们联手。如果日本不?#24066;?#27704;远做一个二流国家,就要果断抓住这个机会,在明国陷入和俄国的大战后,给予其致命一击,使其一蹶不振,从此退出和日本亚洲领袖的争夺!”

    几个重臣各自?#29615;?#38472;词,裕仁天皇也是深以为是。他最后点点头,用重重的?#19988;?#35828;道:

    “既然诸位爱卿已经达成了一致,那么还请内阁书记官长拟出条陈,将其定为帝国未来之国策。……接下来就是内阁和海陆军分别制定计划了。内阁要负责和俄国的密谈,而陆海军要制定相应的战争计划,朕就不再过多参与了。……诸位爱卿,未来几十年帝国的兴衰,就全寄托在诸位身上了。诸君努力。”

    满厅文武大臣慌忙起身,面向天皇,深深鞠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5月18日,南京。

    这两天,秋湫和秀秀都分外高兴,尤其是秋湫,出出进进都情不自禁地哼着歌,?#33251;?#19978;时?#30343;?#28014;上一抹娇羞的红晕。两个小妮子在司令部里忙碌的时候,有时相视一眼,都会心照不宣地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经过了一个月的漫长等待,夫君终于就要回来了。

    秀秀尽管不想秋湫那么喜形于色,想尽量和以前保持一样的,但毕竟年轻,很多时候掩饰不了那么好。她回家之后,连母亲和弟弟都看得出来,她?#37027;?#31361;然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姐啊。”

    叶子羽?#25104;?#22534;着笑,凑近了吞吞吐吐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秀秀瞥了他一眼,笑吟吟地道,“你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叶子羽脸一红,越发的吞吞吐吐道,“那个……反正姐夫也快回来了,你看,咱妈的意思呢,也是想……想趁着姐夫回来,好……好把我和小曼的……的……的这个?#38706;?#32473;……给……”

    秀秀打量他一下,点头笑道:

    “嗯,我也觉得是该办了。订婚都那么长时间了,这个咱们不急,小曼人家是女?#21073;?#20154;家也该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?#36828;裕?#23601;是就是,”叶子羽马?#31995;?#22836;笑道,“主要是小曼急了。不是,主要是小曼家里急了……”

    秀秀沉吟片刻,笑道:

    “要说这?#38706;?#20063;正是时候。现在正是咱用着人家那边的时候。这样吧,回头我跟妈妈商量一下,咱们全家再上门做客一?#21361;?#25226;这事正式跟人家提出来……人家是女?#21073;?#24635;?#32531;?#20808;开口的。”

    叶子羽大喜,马上转身跑掉,嘴里喜滋滋地道:

    “姐说的?#35029;?#25105;这就去跟咱妈说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?#34892;?#21531;带着自己的儿女,前往白德礼的宅邸,受邀做客了。

    当晚?#24050;?#19978;,?#34892;?#21531;?#38405;?#26041;母亲的身份正式提起了婚事。两人已经订过婚了,现在白家也正等着男方家提起呢。于是,两家在?#24050;?#19978;碰杯敲定婚期,皆大?#26029;病?

    晚宴上,白德礼有意无意地把话题往时政上引,七说八说,就说到了流亡的广武皇帝上。

    秀秀自然最敏感,一下就捕捉到了白德礼的意思――这事福特打算主动帮忙!

    她顿时喜出望外,便不动声色地接过话头,慢慢把话往下引,感叹着,说如果广武真跑到了地球上某个角落里,蔽日某个拉美小国,那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得到制裁了。

    然后,作出遗憾状,轻轻地叹着气。
  http://www.tdakt.club/txt/5784/1871589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dakt.club。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huquge.com
大厨师投注
河北20选5 学习炒股 网上理财平台 怎么投资理财以钱生钱 山东十一选五 广东快乐10分 安徽25选5 安卓网球比分扳 成都股票配资 广东十一选五 18选7 2013年股票推荐 山东十一选五 股票融资协议书 宁夏十一选五 24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