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阁_笔趣阁 > 大明1937 >第6集 履带饱饮鞑虏血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6集 履带饱饮鞑虏血

    第6集  履带饱饮鞑虏血

    就在右路集团军群因为浮桥没架好的原因,暂时只能依靠步兵向前推进。饶是如此,战争的第一个上午,右路各支部队还是平均推进了20公里。推进最远的师,他们的轻摩托化先头部?#21491;?#32463;深入到了40公里,已经?#24179;?#28353;州远郊。

    截至中午十二点,战争的最初七个小时内,右路集团军就已经拿下了浦口镇、**县、仪征县、高岗县、泰兴县、江都县、和县、无为县、庐江县、含山县,此外,还拿下了八十多个小镇,三百多个自然村和居民点。正在进攻的和即将进攻的大目标,包括扬州、滁州、巢湖、合肥、高邮、兴化、东台。

    但是左路集团军群则大不一样。这里完全是陆地战场,两个装甲师和两个机械化师完全能够长驱直入。唯一阻碍他们的就是边界上的双方地雷场。

    但是明军这边的雷场虽?#24187;?#24230;大,但是中间都留有若干条通道供部队通过的。清军那边的雷场密度不行,布设的水平也不高,也没有成片的水泥反坦克障碍物,只有重叠绵延的铁丝网区。在工兵和扫雷坦克的开道下,明军先头步兵部队玩儿一般地穿过了边界,一下就为后面的人民卫队装甲师打通了道路。

    右路集团军群是战争的主攻方向,担负着收复华北和山东、直逼?#26412;?#30340;重任,而且一路主要都是千里大平原,他们的任务就是“推进!推进!再推进!”,所以在向小强的安排中,这一路装甲师为“正”,任命古德里安为右路三个装甲师的指挥官。

    左路集团军群是战争的辅攻方向,担负着挺进关中、收复三秦、进而北上鏖战陕西山西的任务。这一路应该沿途不会遇到山东、河南、直隶那样的硬仗,但是沿途多?#21073;?#22320;形复杂,对特殊条件下战役战术的要求较高。所以在向小强的安排中,这一路装甲师为“奇”,任命了隆美尔为其中一个装甲师的指挥官,期待他发挥“狐狸”的本色,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中大展身手,给敌人一个又一个的“惊喜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襄樊以北50公里的新野县,也是清军在明军长江防线以北的一个军事重镇,相当于浦口。襄樊和新野这两座城多少年来遥遥相对,一南一北,自古都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新野县,因“三顾茅庐”、“火烧新野”等传说而千百年来明扬华夏。而古称“襄阳”的襄樊更是英雄的城市,南?#25991;?#24180;蒙古大军多次围攻襄阳,襄阳军民?#27492;?#22362;守,蒙古军队久攻不克。在整个南?#25105;?#29255;败局的情况下,襄阳孤城竟然在蒙古大军绝?#26434;?#21183;兵力的合围下,坚守了六年,成为了南宋抗元的?#24187;?#26071;帜。

    最后直到忽必烈时代的1273年,蒙古大军攻进樊城,守将牛富?#25512;?#23558;王福与蒙古军队展开巷?#21073;?#26368;后两?#22235;?#27515;不?#25285;?#21452;双冲进火海,**殉国。随后,蒙古大军三面合围孤城襄阳。襄阳外无援兵、内无粮草,历时围城六年,终于陷落。

    ……但是后世的青年却不是从历史课本上,而是从香港的武侠小说上才得知华?#25343;?#26063;这段英雄历史的。包括向小强也是。

    在663年后的今天,这片古战场被唤醒了。

    明军从襄樊北郊边界开始向北推进。人民卫队的两个装甲师和两个机械化师冲在最前面,后面紧跟着19个摩托化步兵师,沿着白河两岸一路高歌猛进,两个小?#26412;统?#36807;了双沟镇、古驿镇、黄集镇、朱集、程河镇、石桥镇、张集镇、薛集镇、刘集镇、王庄镇、苍台镇、龙潭镇,一直冲到了50公里外的新野县城下。

    在战争的头几个小时里,相?#26434;?#21491;路集团军群?#27492;担?#24038;路集团军群的表演(简直可以成为表演)更能够成为“闪击战”的典范,更符合向小强心目中闪击战的标准。

    白河两岸宽阔的大平原上,零星的清军残兵丢盔弃甲,在前面?#24187;?#30340;奔逃,钢盔、步枪、机枪扔得满地都是,时不时能看见?#24187;?#34987;遗弃的大炮。明军的坦克喷着青烟、轰鸣着往前冲,?#30331;?#30340;机枪“哒哒哒”、“哒哒哒”地吐着火舌,捕捉着前面奔逃的清兵,一个?#21491;?#20010;地点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明军装甲部队开过的地?#21073;?#22320;上除了大片清兵尸体,还有数不清的被压扁的钢盔、被压断的步枪、漏着黄沙的破沙袋、被压成铁饼的37mm小炮。

    人民卫队的先头坦克部队排?#26800;?#22826;密集了,再加上向小强给他们的死命令,就是“只管前进,不要停下来多管闲?#38534;?#25171;下来的地方自有后续部队收拾,抓紧推进,和右路合围会师,把中间的百万清军装进口袋里才是正?#38534;保?#25152;以人民卫队的装甲部队根本就不带停的,看着满地的清军武器、装?#28014;?#29289;资,根本都不去缴获,挡道的都是直接轧过去。

    那些被打死的清兵,大都也没有了全尸。坦克和装甲车一辆辆挤得很密,又不可能专门停下来为他们收尸。先头的装甲部队开过去后,清兵尸体也大都惨不?#28525;?#20102;。每一具尸体都被两三条履带碾过,和泥土混在一起,成了?#36335;?#37324;的一段段肉泥。

    开战两个小时,大多数先头部队坦克的履带上,都沾满了清军血肉和泥土的混合物。

    指挥车顶的大喇叭里,高声放着大明帝国的军歌《满江红》:

    “怒发冲冠,凭澜处、潇潇雨歇。

    抬望眼,仰天长啸,壮怀激?#36965;?

    三十功名?#23621;?#22303;,八千里路云和月!

    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!

    靖康耻,犹未雪,?#30002;?#24680;,何时灭?

    驾长?#25285;?#36367;破贺兰山缺!

    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!

    待从头,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明军履带上刮带的血肉泥浆来看,也真应了“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”、?#30333;?#24535;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”的歌词了。

    每一辆坦克里,明军坦克兵都在颠簸的车身里摇头?#25991;裕?#36319;着无线电里的军歌齐声合唱着,兴奋的热血上涌。唱到过瘾处,就在钢板舱?#20381;?#36346;脚打拍子。

    机枪手一边跺脚、一边唱歌,一边贴着狭小的观测窗往前搜索清兵,看到了便开枪撂倒……然后便会大声喊出“打中了!?#34987;?#32773;“没打中”,接着坦克里几个人就同时叫好,或者发出一阵嘘声。打完了,几个人再接着唱歌……

    坦克里的兵?#21491;?#24456;窄,只能看到前方一点,对周围的满地血腥还没啥反应。但是炮塔上露半截身子的车长就不一样了。他们也是跟着军歌合唱,但是周围地上一摊摊混着脑浆和肉酱的尸体,他们可是看得一清二楚。这些年轻的车长也是一边跟着合唱,一边用冲锋枪把在车顶上敲?#25490;?#23376;,一边不时把头伸出去呕吐一阵。吐完了,接着兴奋地唱歌。

    开敞式装甲车里的明军士兵们,都?#39318;?#35013;甲挡板往外看,也是一边看一边吐,然后吐完了再?#31185;?#39640;昂地唱歌。一遍一遍,翻来覆去的唱……

    恶心虽恶心,但是好过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还有活着的俘虏,也都来不及归拢。

    那些跑不动的清兵停下来、扔掉枪举手投降的时候,炮塔上的车长们?#28216;?#30528;冲锋枪,向他们大喊着:

    “别挡道,一边去!”

    “在这儿等着,向后边步兵投?#25285; ?

    “把枪扔了!”

    “哎,?#30340;?#21738;,往哪儿站的!靠边靠边!”

    “妈的,长眼睛没!也想让轧死啊!”

    大巴山和大别山之间,几十公里宽的襄樊平原上,到处都是这种奇特的景象。轰鸣川流的坦克和装甲车大军中,到处飘扬着嘹亮的军歌。无数零星的清兵挤在中间,举着双手,在车上明军不?#22836;?#22320;喝骂和按喇叭中,小心翼翼地东躲西挪,生怕当了人家的道,也生怕自己被轧死,就像一群温驯的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野县城上,一群清军少校、上尉、中尉挤在城头上,目瞪口呆地望着城?#24405;?#30334;米外,不断轰鸣而过的坦克,有的坦克炮塔上的车长,还笑嘻嘻地向他们?#37038;种?#24847;。

    这些清军中?#24405;?#20891;官全都吓呆了。他们从没一次见过这么多的坦克。……而且是涂着明军标志的坦克。

    身边,有的小兵殷勤地递上了步枪,意思是:长官,这么近的距离,您露一下身手吧。我们精神上支?#24092;?

    一帮中?#24405;?#20891;官们恐怖的快要发疯了,抓起电话使劲儿摇,扯着嗓子“?#21038;刮埂保?#21487;就是哪里都接不通。司令大人、军长大人们,那些当官的昨天就跑到北边的南阳城里,去吃喝玩乐、找相好去了,按照平?#26412;?#39564;,这帮爷不到星期一中午,是根本不会回来的……

    但是,看着城下,那些纵横密集的水泥堑壕,现在空空的,一个守军也没?#23567;?#28846;兵阵地上,那些半下沉的水泥炮座上,那些令人望而生畏的大炮们,现在还都蒙?#25490;?#34915;,一群群炮兵提着裤子、披着上衣,挤在大炮旁,看着几百米外轰鸣而过的坦克,都在犹豫着还要不要去解炮?#38534;?

    但是很快,明军替他们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一辆轻型坦克驶离了?#28216;椋?#21518;屁股喷着青烟,很灵活地开了过来,跨过几道?#31455;担?#26368;后停在了一群手足无措的清兵面前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顶盖掀开了,一个明军指挥官钻出来,居高临下,很傲慢地问道:

    “怎么着,你们投?#24503;穡?#21435;,告诉你们长官,投降的话就把城头上的伪清旗帜扔下来,换上白旗,然后把武器都集中在城外就行了。我们后边有专门部队过来受降。不投降的话就说不投?#25285;?#25105;们就调飞机来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他看了一下表,接着?#25285;?

    ?#21834;?#25105;们调飞机来,最多下午一点,就能打下来。怎么样,投?#24503;穡?#32473;你们十?#31181;?#26102;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是,五?#31181;?#21518;,北清驻新野全军缴械投降。第一天上午,明军左路攻势遇到的第一个敌对军事重镇,不费一枪一旦就拿下来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大军也不停?#25285;?#25152;有官兵都在车上吃午饭,钢铁洪流继续往50公里以北的南阳方向,汹涌而去。
  http://www.tdakt.club/txt/5784/1871379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dakt.club。书趣阁_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shuquge.com
大厨师投注
个人投资理财产品 快乐赛车 10月24日股票推荐 山西十一选五 2019上半年上证指数走势 上海天天彩 北单比分zhibo 股票推荐骗局 理财产品收益率 股票配资平台十强 基金配资价格 快乐十分 北京快3 0807足球比分 乐视股票 吉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