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阁_笔趣阁 > 大明1937 >第162集 广武皇帝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162集 广武皇帝

    第162集  广武皇帝

    明清双方条约签署完毕,下面就是各自返回?#26412;?#21644;南京,然后各自召开新闻发布会,向外界公布这一条约了。

    8月10号早上,明方代表团在别墅里吃完早饭,都在收拾东西,等待过一会儿的汽车送他们去港口了。要办的事情都比较顺利地办完了,每个人心中都是轻松舒畅。尤其是向小强和郑玉璁,两人都是?#23567;?#20154;质”身份的,来北清这几天“玩的就是心跳”,现在眼看就要平安返回大明了,都比来的时候还兴奋。

    向小强趁别人都不注意,偷偷搂住郑玉璁的腰,小声笑道:

    “?#19978;?#20102;,这么几天没抓住机会,?#19978;?#20102;。”

    郑玉璁“唰”地脸通红,飞快看看四周,也低声笑道:

    “就是啊,我有什么办法呀……哎?#21073;每上В每上А!?

    小妮?#26377;?#21535;吟地掩口娇笑,眉眼间尽是妩媚,把向小强挑逗?#30473;?#24471;不行,但周围一屋子人都在忙着收拾东西,他只得贴着郑玉璁的耳朵狠狠说了一句:

    “好,你等着!”

    郑玉璁低下头去,强行忍住笑,满脸都是得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?#35828;?#21322;,南明代表团的车队离开东鸡冠山别墅,往山下开去。

    但是过了一会,向小强发现有点不对。他转头往窗外左右看看,觉得这好像?#30343;?#26469;时候的路。一开始他觉得?#32422;?#21487;能是记错了,毕竟这条路?#30343;?#20960;天前看过一次。但是过一会儿,他发现道路越来越不对头。而且方向也不对了。去港口应该是往南,现在明明是在往北。刚刚下来的东鸡冠?#21073;?#29616;在已经在右边了。

    他马上?#26159;?#25490;座的一个北清官员: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,我们这是去哪儿?好像?#30343;?#21069;往港口啊。”

    前边的北清官员回头说道:

    “对,?#30343;?#21435;港口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机场。”

    向小强一怔:

    “机场?去机场干什么?用飞机送我们回去?”

    前面北清官员犹豫了一下,点点头。

    向小强心立刻揪起来了。用飞机送南明使团回去?不太可能。虽然从旅?#36710;?#21335;京直线距离只有七八百公里,可以直飞,但是自从地球上有第一架飞机到今天这么多年间,明清双方的飞机从没在对方的机场上降落。如果今天开先河,那绝对是一件大事,?#32422;?#20195;表团肯定事先就接到南京的电报了。而今天早饭前的最后一次和南京联系,南京那边也没提改变返回方式的事。那就是说,默认的还是海路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一个原因,广武皇帝的弟弟还在大明手里呢,清方断不可能先把?#32422;?#21644;南明使团先送回去的,除非南明已经把广武的弟弟先送回去了。但是同样,?#32422;?#21644;郑玉璁、还有整个使团都还在北清,南明也是绝对不可能把广武的弟弟先送回来的。

    唯一可行的,还是像来时候一样走海路,双方的船在?#32423;?#22352;标点碰头,“?#30343;?#20132;钱?#30343;?#20132;货”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向小强觉?#27809;?#36523;的血液在满满的变凉了。他?#31185;茸约?#20919;静下来,心里不断对?#32422;?#35828;,广武的弟弟还在大明手里,广武不敢对?#32422;?#24590;么样……广武的兄弟姐妹虽然很多,但那要么是宣统帝其他的嫔妃所生,要么是像十四格格这样的“堂”关系……真正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就那么两个,他不可能不在乎的。广武政变上台,先是大肆屠戮宗室,连十四格格都被他逼到南明来了;而且又是上台不久,现在正缺乏绝对信得过的人,所?#38405;?#20004;个亲弟弟一个被他委任了八旗师总司令,一个委任了近卫师总司令……朱佑榕就是因为考虑到这个,才要求他弟弟而?#30343;?#21035;人来?#27604;?#36136;的……

    向小强这样想着,脑中稍稍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么,这是去哪儿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车队开进了旅顺军?#27809;?#22330;,直接开上了跑道旁,停下来。

    各辆轿车里的南明代表都下车来,表情都和向小强一样,狐疑、担忧、紧张。看来这一路他们也都发出了同样的疑问,也得到了同样的回答。而且,也都和向小强一样,不怎么相信。

    跑道上站着一队清兵,都挎着枪,他们身后停着两架容克-52运输机,现在已经开始发动引擎了。很快,跑道上就震耳欲聋、狂风大作了。

    第一架飞机涂成全白色,机身上还涂?#26032;?#28165;皇室的正黄旗标?#23613;?#30475;来这是一架皇室使用的小客机。第二架飞机则?#30343;?#20040;特别的,就是普通的军绿色,涂着北清空军的标?#23613;?#36825;就是一架普通的军用运输机。

    向小强和郑玉璁两个人被请上了第一架飞机,其余的南明使团成?#21271;?#23433;排上了第二架飞机。

    机内豪华舒适的装修,也证实了向小强的判断。这应该就是一架北清皇室的专用飞机。这大概是因为向小强伯爵和郑玉璁郡主尊贵的身份,特意为他们安排的吧。其他的人就大概只能坐**的军机了吧。

    两架大飞机先后起飞升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上了天,向小强就不再能分清东南西北了。他和郑玉璁两人坐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,木然地看着对面的六个荷枪实弹的清兵。那几个兵也是木然地坐着,毫无表情地看着他们。这几个清兵表面上是护送他们的,但根本就是押送他们的。

    向小强和郑玉璁?#30343;?#22320;对视一眼,谁也不说话,屁股在沙发里挪来挪去,都难受之极。向小强在心中计算着时间:容克52,就算按照巡航时速250公里的话,旅?#36710;?#21335;京800公里,三个小时多一点就到了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

    果不其然,最让向小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过了一个多小时,飞机就开始降落了。

    向小强和郑玉璁都心中叫着不好,一边伸着头从舷窗往下看。下面全是?#21073;?#19968;望无际的?#21073;?#32477;对?#30343;潛本?#20063;?#30343;?#21335;京。还有一条河,弯弯曲曲的从山间经过,但绝对?#30343;?#38271;江。

    这是哪里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由于是山间,所以机场并不大。但是向小强和郑玉璁下飞机后,却发现这个不大的机场,跑道两边却停满了战斗机,清一色的海东青,足有几十架。而且四周的山头上密密麻麻地布置着高射炮位,一看就是一张极?#35753;?#38598;的防空网。

    这个山区应该是北清的某个重要的军事基地吧?或者是停放列车炮这种战略武器的地?#21073;?

    郑玉璁突然小声说道:

    “那一架飞机呢?”

    向小强回头一看,整个跑道上空荡荡的,只有?#32422;?#36825;一架大飞机。在旅顺起飞时载着使团其他成员的另一架飞机,现在连影子都没?#23567;?

    而且,四周上也是空空空如也,天空万里无云,连个小黑点也没?#23567;?

    一辆小轿车和两?#25578;?#36710;停在跑道边。身后的一个清兵士官毫无表情地请二人上车。

    和旅顺不同,这里除了大兵就是大兵,连一个当官的也没?#23567;?#21521;小强知道和这些大兵问不出什么来,就带着郑玉璁钻进了小轿车里。

    小轿?#30331;?#21518;各一?#25578;?#36710;,三辆车在盘山公路上开着,两边?#30343;?#33021;看到一个高射炮位。山下就是那条河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山下的河边展现出一大片山间湖泊,湖?#26032;?#26611;锦簇,期间隐隐看得到亭台楼阁。三辆车沿着公路开了下去,又是经过重重哨卡盘查,开上了湖中的长堤,很快开到了胡中的一座大岛上。

    向小强和郑玉璁从车上下来,惊诧地看着周围波浪般地绿柳,还有?#27827;?#20013;间宫殿般的楼台。

    四周很安静,除了柳林中悦耳的鸟叫声。湖水的清新湿润味道一阵阵传来,凉风习?#21834;?#22312;这八月份的盛夏中,这里竟然像一个隔绝酷暑的绿洲一般,让人凉爽畅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个士官恭敬地对向小强和郑玉璁说道:

    “请伯爵大人和郡主娘娘随小的来。”

    向小强和郑玉璁对视一眼,跟在他后面,然后仍旧贪?#36820;?#24352;望着四周的景色。

    “啊,”郑玉璁突然小声说道,“我知道这是哪里了!”

    向小强一阵紧张:

    “哪里?”

    郑玉璁压低声音道:

    “避暑山庄!……这里是承德,是清虏皇帝的夏季别墅!……小强,我们大概要见到清虏皇帝了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向小强恍然大悟,脑中顿时豁亮了。怪不得广武皇帝?#35813;?#36947;姓要?#32422;?#26469;北清,然后谈判过程中又没见到他……原来在这儿等着呢!

    他隔着空气都感觉到郑玉璁在打颤了。转过头去,果不其然,郑玉璁?#25104;?#19968;阵红一阵白,咬着嘴?#21073;?#34920;情说不出是?#24535;?#36824;是兴奋。

    “放松,放松……?#27605;?#23567;强小声笑道,“你是大明郡主,身份一点不比那小子低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……他是皇帝啊。”

    “皇帝算个球……?#27605;?#23567;强看看四周,又压低了嗓音说道,“清虏的皇帝就比大明的郡主身份低,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是上午十点多。那个士官把他们带到一座小厅?#26032;?#24231;,然后便出去了。两个穿着满清旗袍宫装的宫女过来给他们奉茶。郑玉璁看看两个宫女,突然开口问道:

    “喂,你们皇上什么时候见我们?”

    两个宫女好像还不知道他们是谁,听郑玉璁的南京口音,吓了一大跳,相互看着,不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这时候又是一个宫女匆?#21307;?#26469;,好像级别高一点,悄声给那两个宫女说了什么,把她们打发出去,然后对向小强和郑玉璁笑道:

    ?#23433;?#29237;大人和郡主娘娘少安毋躁,皇上正在处理公务,中午会赐宴款待二位。现在时候尚早,二位?#34892;?#33268;的话,可以随奴婢四处游览一番。”

    向小强和郑玉璁相互看看,觉得正合意,反正不想在这里干坐一两个小时,便抬步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十一点半,两人很是忐忑地在湖光山色中游览了了一个半小时,这时候一个宫女跑来,很郑重地宣布,皇上有请伯爵大人和郡主娘娘去共用午膳。

    向小强和郑玉璁对视一眼,顿时胸中都狂跳起来了。但两人毕竟身份高贵,表面上都控制得很好,都点点头,很大方地随那宫女而去。

    跟着那个宫女在亭台楼阁中穿行了一会儿,眼前是一座水榭,长长的深入湖里。

    那宫女把二人请进去,然后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水榭十几平方大,三面环水,卷着竹帘,十分通透,湖面上凉爽的空气从水榭中“呼呼”穿过,十分惬意。水榭中间是一张紫檀圆桌,周围只放了三把椅子。桌上已经布置了几只精致的冷盘,放了一把珐?#25386;?#37202;壶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水榭里再没有什么家具,也没有一个宫女或卫兵。

    两人在水榭里欣?#22836;?#26223;,一边等待着传说中的广武皇帝。四周的景致和这水榭内的雅致布置,本来是很让人身心放松的,但是两人却好像一对在黑洞洞的放?#31243;?#37324;看恐怖片的小情侣一样,紧张,刺激,过瘾,总之是心情和环境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“喂,小强,”郑玉璁一下抓住向小强的?#37073;?#30524;睛瞟着远处,压低声音道,“看!!!”

    远处的长廊下,一个穿着轻纱长衫、摇着扇子的人慢悠悠地走过来,身后两个将军半弯着腰跟着,好像在汇报着什么。长廊下每个几步就站着?#24187;?#21355;兵,那根穿长衫的人走过的时候,卫兵就一个立正。

    然后,前边那个穿长衫的人?#30343;?#25159;子,做了个?#36136;疲?#35828;了一句什么,身后那两个军官马上站住了,不再往前跟着,而是弯下腰来,小步后退。前面那个人根本没理他们,轻摇着扇子,一边慢慢地往前走,一边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突然,他无意中抬起头来,看到了这边水榭中的向小强、郑玉璁二人。这边的二人都是浑身一凛,知道那是谁了,呆呆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那边的人却只看了他们一眼,连?#25386;?#20063;没停,沿着长廊转了个弯,消失在一座假山后面了。

    但是,只过了几分钟,近处此起彼伏地喊起来:

    “皇上驾到――!!!”

    “皇上驾到――!!!”

    “皇上驾到――!!!”

    ……
  http://www.tdakt.club/txt/5784/1871340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dakt.club。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huquge.com
大厨师投注
虚拟炒股 新疆35选7 18选7 如何小额投资 广西11选5 2013中日足球直播 2019上证指数k线图 26选5 东莞股指期货配资 2010足球直播 北京赛车 600036股票行情 e球彩 个人投资理财计划 7m体球网足球比分直播 极速十一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