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阁_笔趣阁 > 大明1937 >第151集 长平路二号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151集 长平路二号

    第151集  长平路二号

    八月太阳的暴晒下,三万多名原清军俘虏、现大明公民静坐在长平路二号、首辅大臣官邸前。因为人太多了,所以不仅把官邸前的小广场坐满了,而且把长平路东西两边很长的距离都坐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首辅官邸是长平路二号,再往东去几百米,就是长平路一号――紫禁城。虽然这些静坐的大明的“新公民?#26412;?#31163;紫禁城这样近,最东边的?#28216;?#24050;经靠近紫禁城门口了,但他们的集会仍然是以首辅官邸为?#34892;模?#24182;不去围堵皇宫。虽然那样能起到更大的吸引注意力的效果。

    这说明这些大明新公民并不傻,虽然初来乍?#21073;?#20294;很懂得规矩。也可能是某些人士给他们支招了。?#20808;唬?#24182;没?#24515;?#26465;法?#26194;?#23450;不可以在紫禁城门口集会,但南京的历次大小集会,无论是表达主张还是发泄不满,基本都是把目标对准首辅大臣官邸等政府机构。

    因为和清朝不一样,大明几百年来的传统,皇?#19968;?#26412;就是“游手好?#23567;?#22043;?#34383;?#24178;”的,玩蛐蛐炼丹做木匠,是很超然的。而具体管理国家、和老百姓打交道的则是下边?#19988;?#24110;国?#19968;?#22120;,就是内阁和官府,是那些大臣和各级官吏们。其实这也是?#27844;?#30334;姓心中一个传统认识:皇上肯定是爱民的,主要都是下面的贪官污吏不好。一般历代的农民杀官造反,也都是“只反贪官,不反皇上”。就是有见识的军阀贵族造反,打的旗号也多是“诛奸臣、清君侧”。因为他们知道这样才能团结那些愚忠的老百姓。

    大明变法推行宪政、结束?#27844;?#20960;千年的愚民政策之后,大明百姓不再像以前那样无知愚昧了,政治素养也空前提高。随着大明民智的不断开化,大明百姓已经有了西方老百姓类似的认识:政府不过是全体纳税人花钱请来的一班管家而已。不但要防着管家偷主人的钱,而且管家干得不好,不让主人满意的话,那是主人是随时可以劈头骂他一顿的。――当然,现在还没有普选,老百姓手里只?#23567;八?#27861;**”和“新闻监督”两?#25490;啤?#35201;是再加上“普选”这?#25490;疲?#37027;这个“管家?#26412;?#19981;仅是可以随时骂一顿,而是可以随时炒鱿鱼了。

    但是相反,尊重皇室的理念仍然保留了下来。这倒不是因为愚忠,主要还是那个原因:立宪后,皇?#19968;?#26412;不再过问国家的管理,没有什么惹老百姓生气的机会。而“具体施政”这个得罪人的活儿,都是内阁政府扛了。再加上大明皇室把西方国家的王室做派学了个十足十,不管具体的事,但永远以和蔼、亲民的形象出现,已经深得国民的真心爱戴,并?#39029;?#20102;大明的国家象征、还有老百姓的感情寄托了。

    用朱佑榕父皇德永皇帝是曹雪芹的粉丝,用他的?#20843;擔?#23601;是:

    “王熙凤操持着整个贾府,反惹得人人讨厌。贾母什么事都不管,反而得到上下爱戴。就让内阁来当王熙凤,我们当贾母。”

    因此,现在这些大明的新公民们倒学得很快,知道皇宫是围不得的,围了的话其多数民众就不跟你站一边了。而首辅官邸就可以随便围。当然,还有一个规矩他?#19988;?#25026;得,那就是围归围,得留出门口一条道来,不能阻碍官邸正常进出。要不然国家最高行政机构就给你围瘫痪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现在大明帝国的“管家头?#20445;?#27784;荣轩,现在碰到了南洋屠华?#24405;?#20197;来,最棘手的?#24405;?#19978;此事情虽大,但相对好决策,打就是。但现在却是真正的两难了。很显然,广武皇帝是毫不在乎自己的15万俘虏的。但是他知道南明这边却很在乎他们的几千俘虏。而且广武皇帝就是明知道一大半清军俘虏已经成了大明公民,才玩的这一手。要不的话,他早就正常的换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在设法的给北清施加压力,”沈荣轩背靠在桌子上,咬着钢笔,望着对面三个大臣说道,“一则通过国联,二则通过日本,三则通过红十字会和国际舆?#37048;?#19981;过大家也能想象得出,第一个和第三个,对北清来说应该是作用不大的。他?#19988;还?#22312;国联上耍流氓耍惯了的,也知道自己早就?#30343;?#20040;国?#24066;?#35937;了,可以说是死猪不怕开水烫。关键在日本这条线。贺公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外交大臣、内政大臣、北方事务大臣都坐在沈荣轩对面的沙发里。外交大臣贺子光皱着眉说道:

    “阁老也知道,日本和我们的关系一贯也不怎么好,一向都是站在北清?#19988;?#36793;的。……这也和我?#19988;?#26159;海军强国、还有一贯在朝鲜和琉球问题上坚?#26234;?#30828;立场?#27844;亍?#25105;觉得这件事日本不可能完全拒绝……日本毕竟和北清不一样,它是以现代文明国家自居的,也一贯是坚持‘脱亚入欧’的,那至少要以西方的文明标准要求自己。在这件?#24459;希?#26085;本最低也要做一番姿态……如果陛下以个人名义向天皇致电、请求出面?#26377;?#30340;话,那么天皇按照礼节,也可能会向广武皇帝发出呼吁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,?#21271;?#26041;事务大臣接过去说道,“这仅仅是‘可能’。日本完全可能以‘这是大清内政事务,我们不便干涉’为理由,把我们敷衍过去的。过去好回,日本都这么和我们作梗来着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几个人都点头同意。两年前朱佑榕刚继位的时候,就曾经向天皇致信,请求天皇向北清皇帝呼吁,人道的对待抓获的南逃者,至少不要处死他们。但是日本?#31508;本?#20197;“这是大清的内政事务,我们不便干涉”为由,让朱佑?#25490;?#20102;一?#20146;?#28784;。

    内政大臣说道:

    “即使日本做姿态,肯定也仅限于做姿态,不会真的向北清施加压力的。”

    外交大臣沉吟道: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,现在和以前不同了,马六甲海峡在我们手里,那是日本的输血管。还有,南洋的石油也大部分在我们手里了。如果这次我们能实实在在的给日本一些好处的话,日本也许会做个人情。比如,?#24066;?#26085;本公?#38745;斡?#21335;洋石油的开采经营,或者放宽对日出口纯钨条的配额……”

    北方事务大臣马上摇头道:

    “不行,肯定不行。这两条都是饮鸩止渴。南洋是我们的自家后?#28023;?#19981;能让日本把爪子伸进来。英法美也不会放心的。我们是温和的民-主国家,而日本是个斯巴达式的、举**事化的危险国家。人家能容忍我们进南洋,绝对不会容忍日本进南洋。还有,纯钨条也是最关键的战略物资,现在我们限额出口,日?#20928;?#35201;转卖给北清不少,如果我们在放宽限额,那么我们就要亲手把清军武装到牙齿了。”

    沈荣轩沉吟一会儿,问道: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,统帅部的战争计划,可能会定在什么时候发动北伐?”

    三个大臣相互看看,忽然都想到了沈荣轩说到了点子上。现在统帅部还在商定,还没有结果。不过如果战争在一年内发动的话,那么现在倒不妨考虑进行一些“短视”的交易。纯钨非常昂贵,每公斤价格和?#24179;?#30456;当。就算一下子让北清得到一大批纯钨的话,它也不会一下子就全用上。肯定是要储存着慢慢用的,要一点一滴地用在刀刃上。那么在一年半载中,这些纯钨能转化为战斗力的就非常有限了。

    沈荣轩对外交大臣说道: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日本这条线我们都要试一试。这是唯一在北清说话有?#33267;?#30340;国家。我去和统帅部沟通一下,提前了解一下北伐的具体时限。贺公,要靠你先和日本方面沟通了。如果统帅部决定今年就北伐的话,那我们就算直接跟北清秘密谈判,开支票、许条件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外交大臣贺子光点头道:

    “请阁老放心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沈荣轩的首席秘书敲门进来,小声说道:

    “大人,外面集会的,他们带的水已经基本喝光了,现在多数人都在太阳下干晒,已经有好几个人中暑晕倒了……下面请示,我?#19988;?#19981;要派人把那几个中暑的送到医院去?或者直接抬进来救治?”

    沈荣轩问道:

    “哪种作出来更好看些?”

    首席秘书犹豫了一下,说道:

    “应该是抬进官邸来救治更好看些。”

    沈荣轩点点头,让他去安排照做。秘书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把他叫住:

    “吩咐厨房,烧几?#33268;?#35910;汤?#32479;?#21435;,给集会的民众喝。”

    秘书面露难色:

    “大人,这……几?#33268;?#35910;汤,短时间内不可能准备好啊……要不,给他们送水怎么样?现在他们都渴得难受,有水就很解决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沈荣轩挥挥手道:

    “行,就烧水。不过人情要做足,他们暴晒,体内盐份流失,让医务室往水里按所需比例加点盐。另外让冰?#20122;?#20960;块冰出来,放在水桶里。……外面集会的?#22235;?#20040;多,周围肯定也有不少卖冰水的。但是冰水很贵,他们肯定舍不得买。我们的免费冰水一定受?#38431;?#21435;办吧。”

    外交大臣仍然?#24187;?#20439;套,笑呵呵地恭维了他两句“爱民如子”之类的。沈荣轩呵?#19988;?#31505;,摆摆手道:

    “贺公,我们自己人就不用来虚的了……这是个?#27809;?#20250;。集会民众中暑晕倒了,紫禁城那边还没反应过来,被我们抢到了机会。如果宫里抢在我们之前给民众送冰水,那我们再跟着做,可就一点效果也没有了。呵呵呵!”
  http://www.tdakt.club/txt/5784/1871329.html

  请?#20146;?#26412;书首发域名:www.tdakt.club。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huquge.com
大厨师投注
广东快乐10分 基金配资价格 pk10 怎么投资理财以钱生钱 简七理财课程有用吗 广东36选7 天津快乐10分 虚拟炒股 广东快乐10分 股票分析方法和逻辑 2012奥运会男足球直播 百盛期货配资 nba比分直播188 cba新浪体育 私募基金配资参与上市公司定增 nba比分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