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阁_笔趣阁 > 大明1937 >第115集 宠辱之间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115集 宠辱之间

    第115集 宠辱之间

    向小强和朱佑榕拥吻告别后,推开车门出来,一下?#20305;?#25104;了全机场的瞩目?#34892;摹?#19978;百双眼睛惊讶、猜测、暧昧地盯着他。郑恭寅马上过来,笑呵呵地拉住向小强,说就别坐你自己的车了,咱们同车回去。

    于是,向小强求之不得,又坐回了这辆豪华大轿车里,再?#32676;?#26417;佑榕坐在一起。郑恭寅也坐进来,笑嘻嘻地回头看了他们一眼,吩咐开车。这时候,所有人才知道,郑侯爷邀请向小强同车返回了。他们也都纷纷上车,组成长长的车队,以郑恭寅的座车为?#34892;模?#31751;拥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车队浩浩荡荡地开进南京城,沿着长平路上前进,前方是二十辆挎斗摩托开道,俨然是国家元首出巡的排场。不过这也差不多了。郑恭寅后天就是大明延平王了,也算是半个国家元首了。何况,真正的国家元?#23383;?#20305;榕,也就在车里呢。

    这支长车队是由三个不同的单位组成的:昌平侯府、人民卫队、东厂。按照?#32423;?#20439;成的通常规矩,车?#20305;?#35813;是最先送地位最高的人,也就是先在昌平侯府停下,让郑恭寅一行人回府,然后再按照地位高低排顺序。就算人民卫队和东厂的地位不分上下,那也可以按?#31456;?#31243;远近、是否顺路的关系来安排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郑恭寅直接吩咐?#20928;?#20808;送向大人回府。?#20928;?#26412;?#21019;?#31639;直开到昌平侯府呢,现在赶忙用?#30340;?#26080;线电通知其他车辆,先行开往向小强官邸。向小强知道这很扎眼,但却是推辞不掉的,只是说了?#24178;?#36825;怎么敢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家中,秋湫第一件事就是跟向小强来了个飞扑拥吻。虽然她也是到机场去接向小强了,但到现在还连一句单独的话也没说过呢。她第二件事,就是问郑侯爷的车里是谁。

    向小强大大方方地告诉她,里面是朱佑榕。然后,秋湫又试探着问道,他们在里面干什么。秀秀在旁边笑而不语,没有问东问西,但秋湫问的显然也是他想问的。

    向小强捏着秋湫的脸颊,笑呵呵地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们在商量,看怎么把她娶进家门啊!”

    秋湫怔了一下,然后“噢”了一声,努力装作很高兴的样子。

    向小强哈哈一笑,又捏了捏她的脸颊,笑道:

    “傻?#23601;罚?#25105;们在商量怎么让我在监狱外边儿呆着,明白吗?……嗯,你们都看报纸了吧,都察院的老虎屁股让我给摸啦,这几天都察院喳喳呼呼的要把我捉拿起诉来着,人家佑榕就在车里跟我商量这件事儿的来着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秋湫和秀秀都很惊讶地望着他,听他居然直接叫女?#26102;?#19979;为“佑榕”,还叫得那么自然。两个小妮子相互看了看,然后秀秀问怎?#21019;?#29702;的。她知道都察院的厉害。

    向小强笑道:

    “估计得交点罚金,几万块吧。喂,你们俩下个月不能做新?#36335;?#20102;啊,得帮着补回来。”

    秀秀有点意外:

    “就是罚金?没别的了?”

    她原以为,就算你跟女?#26102;?#19979;关系好,那最多不用坐牢,至少还是得?#21040;?#32844;位、或者动动爵位、或者减减年金的。没想到只要不疼不痒地交几万块钱就行了。这对于自己家来说,根本就是象征性的嘛。

    向小强把她俩一左一右揽在怀里,笑呵呵地道:

    “所以说啊……这么好的女孩,咱还是得把她弄到家里边儿来……秋湫,我不是答应过你,一定要把朱佑榕娶回家来吗?”

    “嗯?!”

    秀秀不敢相信地望着秋湫,嘴巴慢慢成为o?#20572;?#34920;情复杂,开?#20960;?#24819;联翩。

    秋湫连忙摇着?#37073;?#32467;结巴巴地跟秀秀解?#20572;?#19981;是那样的……然后她跟秀秀解释了一番,把上次和向小强在德国饭店房间里的那次吵嘴说了。那时候是秋湫第一次知道向小强?#19981;?#26417;佑榕,难过得要命。但她最难过的不是向小强?#19981;?#19978;了别的女孩,而是向小强?#19981;?#19978;的女孩偏偏是大明女皇,那是个遥不可及的女孩。

    按照秋湫的逻辑,向小强?#19981;?#26576;个普通女孩的话,?#21069;?#22905;娶回家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反正向小强是要娶很多个的,而秋湫有自信,向小强最爱的始终是自己。但向小强?#19981;?#19978;的却是大明女皇,那么肯定是没可能娶回来的,而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,那向小强心中最爱的,就不会是秋湫,而是那个得不到的朱佑榕了……

    所以?#31508;?#21521;小强放?#25353;?#24212;:要么把朱佑榕娶进门,要么把朱佑榕忘了。而现在的情况看,朱佑榕进向家门不但不是遥不可及,反而是很现实的了。

    秋湫这番解释着实把秀秀雷得不轻。秀秀捂着小嘴惊愕了半天,慢慢也觉?#20204;?#28267;的这番逻辑看似荒唐,但仔细品来还是很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再说,”向小强搂着她俩叹道,“你?#24378;?#30475;我,年纪轻轻,就陡然身居高位,手握巨大权力,还跟当今天子交往甚密……这一切都跟我的年龄、跟我的政治经验及不相符。下面的、左右的,有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我呢,多数都还是不怀好意的……上次是昌平侯陷害我,这次是暹罗王子陷害我……尤其是这次,简直凶险万分。今后时间长了,比这更凶险的事情还会不?#38505;?#26469;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我把朱佑榕娶回家的话,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。那样我就有了一个难以撼动的地位……那样受益的不光是我一个人,还有我们家。秀秀,想想你妈妈,还?#24515;愕?#24351;……尤其是你弟弟,他会有一个截然不同的前程。如果我只是个司令伯爵,那我最多设法把他安排进人民卫队,给他个不太重要的职务,让他跟着别人慢慢混……如果我是大明亲王的话,那他作为我的内弟,也就成了大明最牛的贵戚?#25317;?#20043;一了。”

    秀秀痴痴地听着。这世上她最关切的人,除了向小强,就是她的母亲和弟弟。或者也可以说,首先是她的母亲和弟弟,其次才是向小强。母亲还好,弟弟只有十七八岁,他的前程才是秀秀最放心不下的。现在听向小强这样勾画着美?#20204;?#26223;,她不禁也深深地沉迷进去了。

    向小强加了一?#24310;停?#21448;说道:

    “到时候,我甚至可以给?#20305;?#23433;排?#24187;?#26174;赫的亲事。暹罗的昆诗达王妃上次提出要把她的女儿、也就是普密蓬王子的妹妹乌玛琳公主嫁到大明,甚至都没要求嫁进朱?#19968;?#37073;家,只是?#30340;?#23233;给大明的某个年轻的贵戚?#25317;?#23601;行了……秀秀,明白吗?当然,我不是说?#20305;?#30340;亲事一定就是乌玛琳公主,但至少那时候,谁也不能说我们家?#20305;?#37197;不上乌玛琳公主了……嗯,就是这么个关系。秀秀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向小强说的口沫横飞,胸脯拍的梆梆响,心中却有点打鼓,他知道秀秀可不好忽悠。能忽悠的她心?#26159;?#24895;接纳朱佑榕、甚至帮着自己出谋划策,那就更不容易了。但他也知道,秀秀是最疼爱弟弟的,现在那小舅子的前程和终身大事说事儿,正?#20040;?#30528;秀秀的软肋。

    果然,秀秀微笑着,把脑袋轻轻抵在他的胸膛上,手指也在他胸膛上轻轻划着,笑道:

    “大人,看你说的……其实,就算她只是个普通女子,没你说的这么一大堆的?#20040;Γ?#21482;要你真爱她,肯把她娶回来,那也是非常好的事啊……我和秋湫都懂得这个道理的。是吧?秋?#23567;!?

    秋湫趴在向小强怀里的另一边,也赶紧一阵点头。

    向小强看着秀秀心花怒放的样子,心中窃喜。看样子,秀秀这小妮子现在是心?#26159;?#24895;的?#25954;?#25509;纳朱佑榕进门了。下面要做的,就看自己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?#19968;?#27809;一会儿,侍女就送来了两份请帖,都是这一会儿才送到的。一份是陆航司令李国梁的,请向小强携家眷到他的寒舍去饮宴,顺便两家人也认?#24230;?#35782;。

    第二份是统帅部总?#25991;?#38271;张照先元帅的,也是邀请向小强携家眷过府饮宴。

    李国梁反应快,马?#20384;?#36319;自己加深感情,这个向小强不意外。有点出乎意料的是,张老头反应也这么快。向小强一直倒没看出来,张照先可能还是个老滑头。

    正看着呢,侍女又送进来两封请柬。一份是泰平记军工公司大老板送来的,不过他倒是比较有自知之明,估计知道自己分量不太够,没敢写请向大人今晚过府饮宴,而写的是明晚。另一不是正式请柬,打开看了,原来是岳父秋老虎请自己带着秋湫到家里去吃饭。

    这么一会儿功夫,四场饭局都凑到一起来了。

    秋湫自然是想让向小强带着自己,回自己家去吃晚饭,正所谓“常回家看看”。向小强没想到的是,秀秀也主张他带着秋湫去秋老虎?#39029;?#39277;,而把其他几份请柬婉拒掉。她说,向小强现在地位微妙,非?#21364;?#21069;,他和女?#26102;?#19979;的关系,很多人都?#20011;?#26377;猜测了。现在就差报纸上没登了。因此这时候向小强应该更加的谨慎。一天?#35805;?#26417;佑榕娶进门,一天就不能放松警惕。现在以他的身份,再这么公然、高调地结交军界高官,确实有点犯忌讳,也容易给一些人以猜测的空间。

    这时候,去岳父?#39029;?#39277;,用这个理由拒绝再合适不过。百善孝为先,就算是张照先也说不出什么来。等过几天,暹罗王子的事情处理过了,向小强不再那么风口浪尖了,再低调地去张照先家中喝杯茶、?#36828;?#39277;,赔罪解释一番,这样最完美。

    向小强听着秀秀的规劝,深以为是。于是写了三封书信,婉拒了他们,差人送去。当晚,向小强带着秋湫和蜗牛,去了秋老虎的家。
  http://www.tdakt.club/txt/5784/1871289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dakt.club。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?#32602;簃.shuquge.com
大厨师投注
江苏11选5 广东36选7 广东快乐10分 天津快乐十分 股票分析软件免费版 北京快中彩 全部股票价格查询 广西11选5 酒鬼酒股票 wnba比分直播 新疆11选5 银行还能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广东好彩1 河北排列7 188即时比分网 急速赛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