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阁_笔趣阁 > 大明1937 >第69集 欧洲,俺来啦!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69集 欧洲,俺来啦!

    第69集 欧洲,俺来啦!

    经过在海盗村残骸中的一番搜索,共翻出三十多钢盔的钞票。为了防止水兵们争抢,连长命令不许私藏,统统集中起来,回到舰上请示舰长处理。这些钞票大部分是荷?#32423;埽?#36824;有不少明洋、美元、英镑、法郎、日元。这些纸币一大半都被烧得残破了,但是还有一半完好的。还有四钢盔半的银币。这些银币都是一些金本?#36824;?#23478;的辅币,足有几十斤。

    此外,还有一钢盔的金戒指、金项链、耳环、金牙、宝石首饰,这些首?#25105;?#26377;不少被炸坏的,不少宝石颗粒都脱落了。但因为它们的价值主要体现在材质上,所以仍然很?#30331;?

    搜了几遍,差不多就是这么多了。这就是海盗的财富。

    这些水兵望着钢盔里满满的财富,眼睛都绿了。但是连长的严令他们不敢不听,谁也不敢往自己口袋里装。

    三个排在村中空地整齐地排着队,抱着钢盔,目不?#31508;櫻?#20294;心里都气鼓鼓的。剩下一个?#27431;?#25955;到村里,把那些还算完好的竹楼也点火焚烧。

    水兵们一边兴冲冲地放火,一边嘻嘻哈哈笑道:

    “嘿,这才叫三光政策哪!”

    “什么三光政策?”

    “向大人取的名,说要杀光、烧光、抢光,这就是我们对海盗村的政策!”

    “杀光、烧光、抢光,嘿,还真是的!”

    一个上士在各放火组之间走着,大声喊着:

    “弟兄们听好了,一件能用的也别留下啊!值得拿的都拿着,拿不了的都砸喽!总之啥也别给他们留下!”

    一些没被炮弹打到的竹楼现在也被点着了,还有一些烧了一半、又被气浪炸灭的竹楼,现在又重新大火熊熊了。

    海盗们的一口袋步枪子弹被发现了,里面还是用油纸包着的,也被水兵们整袋子扔到着火的竹楼里了。很快,竹楼里“噼噼啪啪”炸响起来。

    还有十?#38050;?#34987;炸死的鸡,也被水兵们挑在步枪尖上,扛在肩膀上。还有?#38050;?#27963;着的,?#27515;?#30528;翅膀,咯咯叫。一头小水牛被炸开了肚子,但还没死,嘴巴还在一张一张。也被水兵们一枪打死,捆在一支小树干上,两个人嘻嘻哈哈地扛回来了。

    另外,原先基本上每座竹楼外都挂着成串的牛肉香肠、熏鱼、或者腌?#25226;?#33151;的。虽然大多数都跟竹楼烧成焦炭了,但还是找到了不少完好的,大概有几十斤。除了这些,还有很多粮食,主要是大米,大大小小的有十几口袋。

    士兵们说笑着,一趟趟地把找到的食物集中过来:

    “哈哈,有鸡、?#34892;?#27700;牛肉、有羊?#21462;?#26377;熏鱼,明天的早餐很丰盛啊!”

    “早上再让厨?#39063;?#20960;条鲨鱼上来,烧鱼翅汤喝!”

    “真是的,这热带的海里就是鲨鱼多,一出海就能拿鱼翅当饭吃!来南洋真是?#21862;?#21834;!”

    “?#21862;睿?#37027;我们回国,你留下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,怎么弄了半天,村子里不是牛就是羊,连口猪也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不懂了吧,东印度这些土著都是回子,信回教,不吃猪肉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毛病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马来语翻译官这时候正在刷标语。他撕下海盗衣服的布料,蘸着刚枪毙的海盗鲜血,在村?#21448;?#22260;几棵大树上,写?#24405;?#26465;血淋淋的字:

    “这就是抢劫大明船只的下场!”

    “帕齐亚岛已归大明管?#21073;?#23707;上海盗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为?#33098;?#20844;主号报仇!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个开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把海盗船都集中起来!”

    几个军官命令着,水兵们爬上几艘木头渔船,开动马达,把它们都停靠在一起。木头渔船一共有六条,都是停靠在村边的红树林里的,样式都和在海上打沉的那条差不多,看?#20808;ズ推?#36890;渔船没什么区别。不同的是,这些?#27492;破?#28866;的木船都装了柴油发动机。

    靠这些渔船比?#36758;?#30340;岸上,有一个竹棚子,里面放着几大?#23433;?#27833;。这个棚子离村子有一段距离,没被炮火炸到。现在正好用来烧船。水兵们把这些油桶搬到海盗船船舱里,每只船放一只,然后放倒,拧开盖子。

    要是汽油的话,直接点火就行了。但这是柴油,不那么容易点着。水兵们都撤上岸之后,离得?#23545;?#30340;,往每条船里扔了一颗手榴弹。

    六声巨响,这六条海盗船顿时窜起了熊熊大火。虽然柴油没有汽油那么?#22303;遙?#20294;依然照的几公里宽的?#29992;?#19968;片红光,能清楚的看到对岸。好远都能闻到柴油的味道。奎木狼号上的水兵们都在?#39318;爬?#26438;,兴高采烈地看火。

    看着海盗村已经吞没在熊熊大火中了,连长命令撤回舰上。12条小艇首先载着半数水兵,押解着战利?#27861;D―金银财富、粮食、家畜,回到了舰上。然后又回来六艘小艇,把剩下的半数水兵运回了舰上。

    ?#35013;逕先?#38393;异常,水兵们兴高采烈,跟舰上同伴大声说着自己的“?#24405;!保?#20139;受着他们羡慕的目光。向小强和秋湫也在旁边兴冲冲地凑热闹。

    厨房的炊事兵首先把这些家畜、肉品、粮食都搬进了库房,然后连长向舰长报告了在海盗村的缴获:那三十多钢盔的财物。因为有大人物在船上,舰长不敢自己做主,连忙?#20005;?#23567;强请过来,给他看这些东西,请示怎么办。

    向小?#38752;?#30528;这些钢盔里焦糊不堪的钞票、银币、首饰,这么点破玩意儿一点?#37096;?#19981;上眼。但他看着?#35013;?#19978;几乎流出口水的水兵,便笑道:

    “我军以往的战场缴获,都是怎?#21019;?#29702;的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舰长看着像小强,又看看周围的弟兄们,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。他转转眼珠,说道,“向大人,我们是海军,从来也没缴获过什么财产的……不过,一般战场上的东西,向来都是谁拿到是谁的……”

    向小强明白了,如今的大明军队并没有什么“三大纪律八项注意”,没什么“一切缴获要归公”之类的说法,还是像美军一样,谁拿到就是谁的。连长之所以要求集中起来,是因为这次缴获数目太大了,上岸水兵都瓜分了的话,肯定会对舰上水兵就太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向小强想明白这一层,便知道如果自己要求他们把缴获上交的话,就太不会做人了。如此的话,乐得做人情。他笑道:

    “哦,那这样的?#21834;?#26469;来来,打开灯,在这里铺张台布,把东西都倒出来,我就在这里亲自主持清点,点出数目来,看怎么分给弟兄们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水兵们都欢呼起来了。都知道除了奖金,自己还能分到一笔可观的外财了。

    奎木狼号打开了灯,?#35013;?#19978;又是灯火通明。一大张台布铺在?#35013;?#19978;,向小?#39063;?#33151;坐下,叫来秋湫和几个军官,当着满船水兵的面,把钢盔里的东西倒在台布上,清点起来。

    首先清点的是钞票。他们把完好的钞票都挑出来,舰长从自己房间里拿来了算盘、纸笔,还有《航海手册》,翻到了各国货币?#19968;?#34920;,开始把这一大堆外?#19968;?#31639;成明洋的价值。这时候很多国?#19968;?#22312;实行金本位货币制,就是货币直接跟黄金挂?#22330;?#32780;其他很多小国家的货币也就跟这些金本?#36824;一?#24065;挂?#22330;?#36825;样好处就是此时各国货币之间汇率相当稳定,不像后世那样,都大量印刷不兑现黄金的纸币,各国比价飘忽不定,一天一个价。

    最后清点下来,完好的钞票和银币,一共大概价值87000明洋。这些?#22351;扔?#21521;小强两个多月的年金,但在这些水兵眼中,却是一笔天文数字。向小强又?#20204;?#28267;给那些首饰估了价,差不多在五六万明洋之间。向小强知道秋湫身为黑帮大小姐,?#26377;?#23601;是玩珠宝的高手,她估的价应该差不多。

    向小?#31185;?#36523;对水兵们说道:

    “弟兄们,我做主了,这些钱全部分给大家!这样,全舰不分军衔,每人都有份!只不过昨天、今天两次参加战斗的弟兄们,每?#22235;?#30340;要多一些,大家有没有意见?”

    ?#35013;?#19978;一片欢呼:

    “没意见!”

    “很公平啊!”

    “理应如此!”

    “向大人公道!”

    向小强又说道:

    “弟兄们,我们在这里分钱,绝不能忘了伤亡的?#20540;埽?#19968;定要给他们留一份!那个大腿?#33655;?#30340;?#20540;埽?#27491;在宋卡基地养伤,他流了血,理应拿的更多!还有那三个阵亡的?#20540;埽?#36824;应该得的更多!我们要把他们应得的寄给他们的家人!大家有意见吗?”

    这就更没意见了。水兵们又是一片赞同。对伤亡优厚抚恤,是士兵们最?#38431;?#30340;,因为他们有一天?#37096;?#33021;伤亡,他们当然也希望被优厚对待。

    “弟兄们!”向小强又指着那一小堆的首饰,很严肃地道,“这些首饰、金牙,上面还带着血呢!这些都是从?#33098;?#20844;主号、从香江号这样的客轮上劫掠下来的,他们的原主人,要么被扔下大海,要么被买进妓?#28023;?#35828;实话,这些首饰没有这些钞票?#30331;?#32780;且也不好分,最重要的,我觉得弟兄们也不会忍心拿这些沾满鲜血的东西的!”

    ?#35013;?#19978;的水兵们静静地望着他。大部分水兵都听进去了,也认为这些东西沾满鲜血,分了确?#30423;?#24515;不?#30149;?#20294;也有一些水兵以为像小强要独吞,盯着他,?#27492;?#24590;么安排。

    向小强环视一圈水兵们,深吸一口气,大声说道: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将被送回国,拍卖后分给?#33098;?#20844;主号死难者的家人,作为一部分慰问金。弟兄们!你们同意吗?”

    他这样一说,大家的顾虑都打消了。所有人都认为这样处理的确是最恰当的,良心上也是最舒服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就该分钱了。

    一个固定的数目,按照一个比例分成数目不等的三分,这差不多就是小学数学应用题了。但向小强数学很差,他抓着纸笔算来算去,算得抓耳挠腮,怎么也算不出一个?#40092;?#30340;分配方案来。旁边秋湫看不下去了,一把抓过算盘来,一手打着算盘,一手在纸上记数。向小强在旁边羡慕地看着,他知道秋湫是军事类高材生,而且是海军这种技术兵种。一般这样的数理化成绩都不要太好。

    秋湫很快就算出了一个?#40092;?#30340;方案:84个呆在舰上的官兵,每人分300明洋。116个上岸打仗的官兵,每人分500明洋。那一个?#33655;?#30340;水兵,分得800明洋。三个阵亡的水兵,每人分1000明洋。这样加起来正好是87000明洋。

    这样宣布出来,全舰官兵都很拥护,又是一片欢呼。这些水兵们大都来自农村,几百明洋的数目,在他们家乡就可以盖房子、娶老婆了。大家甚至都很羡慕那个受伤的水兵。大腿上挨了一枪,就能多分300明洋,可真?#25442;?#31639;的。那小子要是省着点花,够娶两个老婆的了。

    向小强又让人把那另一半烧毁的钞票也倒出来,充分搅拌均?#21462;?#36825;些钞票已经烧得残缺不全,在水兵们眼里已是?#29616;剑?#26681;本都没人在乎了。但是像小强?#32440;?#20154;把这一大堆“废纸”平均分成200份,让舰上官兵每?#22235;?#19968;份。

    很多水兵都很不?#36857;?#19981;知向大人这是什么用意。向小强笑道:

    “都收好了,回国后找银行去换,一般这种残币,也能按一定比例?#19968;?#30340;。这些残币不同国家、不同面值都有,呵呵,不过我都搅拌均匀了。每?#22235;?#25442;到多少,就看你们的运气了。”

    水兵们这才恍然大悟,如获至宝地捧着怀里的“废纸”,又?#25351;?#20102;看钞票的眼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奎木狼号掉头驶出了甘巴河,又回到了海上,向东北方向行驶,送向小强去新加坡。

    舰长来问向小强如何处置剩下的两个海盗。向小强觉得这两个海盗活口已经报回国了,再把他们杀了不太?#40092;省:慰?#22823;明很快就要在苏门答腊清剿海盗了,留着两个活口应该有用。

    但是舰长?#37027;慕?#35758;,最好还是不要留他们。大明第一?#20301;?#25417;海盗,审判的时候记者一定蜂拥而至。而毕竟奎木狼号把12个海盗穿着锁?#24688;?#21514;在海里拖死,那两个海盗都看在眼里了。他们在法庭上肯定会说出来,而记者们肯定大加渲染,还有国际红十字会、及各种人道组织肯定?#19981;?#36339;出来说事,这对大明海军的形象太不利了。

    向小强静静地思考着,仔细品着舰长的?#21834;?#20182;说的很对,不但会影响大明海军的形象,更重要的是,会影响向小强自己的形象,可能还会影响舰长的?#24052;盡?

    “不错,”他点点头,拍拍舰长的肩膀,“你说的很对,我们就这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舰长露出了欣慰的笑容:

    “向大人英明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叫来大副,跟他吩咐了几句。大副点头出去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?#35013;?#19978;传来那两个海盗的喊叫声。向小强在舰桥上看下去,只见四个水兵抬着那两个海盗,抡了两下就扔进海里,然后抄起冲锋枪“?#32773;者鍘本?#26159;半梭子。

    这样,所有海盗都处理干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。向小强已经是24小时没睡觉了,身旁秋湫也是困得不行。要不是这24小时里太过刺激,他们早睡着几回了。但是现在已经不能睡觉了,三个小时后就到新加坡了,向小强一行人就要上?#35835;恕?#21521;小强在指挥室里呆坐着,秋湫靠在他肩头,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盹。

    舰长看到他们这样,便笑道:

    “大人,您还是回舱小睡一会儿吧,待会儿到了新加坡我?#24515;?#21040;了那儿也该让大副替换我了。”

    向小强一下子惊醒,想起舰长也是24小时没睡了,便向他道谢,叫起秋湫,要回舱睡觉。走到门口,舰长突然叫道:

    “向大人!”

    向小强转过脸来,舰长神情激动地说:

    “向大人,虽然……您上我的舰时间很短……只有几十个小时,但在这几十个小时里,我却能?#34892;?#21644;您并肩战斗,共同解?#25172;腊?#20844;主?#29275;?#20849;同剿灭海盗……这将成为我一生中的骄傲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向小强也才想起来还有两个小?#26412;?#35201;和人家告别了,自己?#20849;?#22768;不响的呢。在自己看来,这个舰长只不过是个普通中?#24405;?#20891;官而已,但在人家看来,自己却是大明帝国的英雄,大得不能再大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他露出鼓励的笑容,拍拍他的臂膀,握着他的手,很坚定地说道:

    “我?#19981;?#27704;?#37117;亲?#21644;您并肩战斗的几十个小时。我有?#25351;?#35273;,将来我们大概还有机会在一起战斗。”

    舰长听到他这句话,紧紧握着他的手,激动万分。

    早上六点多,奎木狼号抵达新加坡外海一处指定位置,下锚停住。过了一会儿,东北方向柔佛海峡里,驶出了一条几十吨的小游艇。那艘小游艇劈波斩浪直冲奎木狼号而来。到了近处看清了驱逐舰的国旗,小艇上打来信号灯。奎木狼号上也回了信号。小艇正式靠过来。

    这艘小艇,是大明驻新加坡领事租用的,专门开出来接向小强一行的。

    全舰官兵身着白礼服,笔直地站在?#35013;?#19978;相送。向小?#25179;?#33328;长拥抱告别,然后他和秋?#23567;?#36824;有四个警卫对着?#35013;?#19978;的所有官兵一起敬了个军礼,然后挥?#25351;?#21035;,顺着舷梯上了小游艇。

    早上八点,向小强一行?#31169;?#20102;大明领事馆。在?#25250;?#21644;三个老?#23435;饰?#25163;问候后,两人回到房间倒头便睡。

    这一觉一直睡到晚上七点多,离去欧洲的?#20107;?#24320;船还有一小时。要不是宋如海来叫他们,两个年轻人还要睡,几乎要误了船。

    向小强一直想看?#21019;?#35828;中的新加坡什么样,但两次到来好像都没有缘分。上次来新加坡光在码头演讲了,也没进?#24688;?#36825;次是匆匆的来,在这儿睡了一天,又匆匆的走,还是?#36824;?#25104;新加坡。

    3月19号晚上八点半,向小?#30475;?#34920;团上船。

    这艘漂亮的?#20107;?#26377;两万多吨,也是属于郑氏船运公司的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郑氏船运公司里,郑恭寅拥有两条?#20107;郑?#19968;艘是用他宝?#28810;?#23376;名字命名的,叫“玉瑭号”,一艘是用他最得意的一个女儿的名字命名的,叫“玉璁号”。今晚来的这条?#20107;郑?#27491;好是“玉璁号”。

    向小强沿着舷梯慢慢的往上走,?#25351;?#25720;着栏杆,心中很?#23736;?#22320;yy着:

    “我先上了‘?#33098;?#20844;主’,现在正在上‘玉璁’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  http://www.tdakt.club/txt/5784/1871150.html

  请?#20146;?#26412;书首发域名:www.tdakt.club。书趣阁_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shuquge.com
大厨师投注
河北11选5 7m.cn即时比分 基金配资 青岛啤酒股票分析论文股票分析论文 90win比分网 期货配资网站 安徽11选5 基金配资地址 广东快乐10分 贵州茅台股票代码 18选7 广东26选5 山西快乐10分 中国平安股票 st股票涨跌幅限制 000026股票行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