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阁_笔趣阁 > 大明1937 >第27集 英国还是德国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27集 英国还是德国

    第27集 英国还是德国

    司令部和官邸之间的水泥?#21073;?#22312;婚礼前一天就已经炸出了一个口子,现在正在重新浇铸小门,水泥还没干。向小强也管不了那么多,就从水泥没干的小门进入司令部,顿时感到真是方便,一下就摆脱掉了门口讨厌的狗仔队。

    这样还很方便,?#23567;?#21069;店后厂”的感觉。即使回了家之后、很晚的情况下,属下?#37096;?#20197;很方便的找自己汇报、请示,很多事务自己?#37096;?#20197;在家里处理。这样自己“上班”、“回家”之间的界限就很模糊了,容易让大家潜意识里有这样一个概念:人民卫队就是向小强家开的。虽然是小小的一扇门,但更方便他对人民卫队的牢固控制。

    向小强来到办公室,把十四格格请来,简单听她说了一下情况。原来今天早上,女皇秘书打电话来,说陛下有电话,请向大人接听。但向小强还在洞房里没起,而两位副官、就是两位夫人也在洞房里。因为除了向大人,最有资格和陛下通话的就是辽阳公主,电话就被接到了十四格格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要是别人,朱佑榕可能吩咐转告一声就挂了,或者干脆让秘书说就行了。但接电话的是辽阳公主,而且这是她们第一次在电话里通话,双方都打起精神来寒暄说笑了一会儿。十四格格好奇难耐,三言?#25509;?#23601;把朱佑榕的意思套出来了。

    原来前几天,就在向小强去同里的期间,一位德国游客来到了大明,“游览”期间,接连收到大明的几?#36824;?#21830;业巨子邀请,频频去这些人府上?#25226;紓?#24182;受到了东厂的注意。因为人民卫队成立不久,收集情报的水平还不高,落在了东厂的后面,没注意到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什么人?干什么的?叫什么?”

    向小强问道。

    十四格格微微一笑:

    “叫什么我不知道,陛下只是说他是德国的一位豪门继承人。”

    “豪门继承人?”

    向小强兴趣骤减,?#34892;?#24515;不在焉地听她讲着。

    十四格格说,这个人被大明政府注意到了后,第三天就被某位内阁要员以私人身份请去家里?#25226;紜?#21548;陛下的口气,好像首辅大臣也见了他。这个德国人表面是游客,是以私人身份来大明游历的,但其实是收了德国政府的派遣,来和大明的政府高官做进一步非正式洽谈的。

    如果说上一次“秃鹰军团”来大明,纯粹只是一次试探的话,那这一次诚意就大得多了。这个人带来了希特勒政府的意思,明确表示德国有诚意同大明达成某种合作关系。而且,他还表示,希特勒总理私下委托他给大明政府带来口信,诚心希望大明能派出一位身份恰当、影响力恰当的代表,回访德国。当然,大明如果觉?#38376;?#23448;方代表有所不便的话,?#37096;?#20197;像他们一样,派一个人来德国“旅游”。

    “哦,”向小强明白了,他一直盼望的事情终于发生了,“那么说,政府认为我就是那个‘身份恰当’、‘影响力恰当’的人?”

    十四格格点点头,然后说出了她自己的看法。大概是内阁得到这个消息后,趁着向小强不在南京期间,就去撺掇朱佑榕,派向小强到德国去。从大明到德国,走?#25214;?#22763;运河的话,单趟也要半个月、二十天的样子,来回再加上在那里逗留的时间,怕是没有两个月回不来。

    在这两个月中,朱佑榕见不到向小强了,内阁就可以?#27809;?#21152;强对朱佑榕的影响、控制,打破向小强对她的“垄断”。甚至还有可能打人民卫队的注意,使手段整治向小强的手下、或是安插他们的人,把向小强架空。

    至于和德国怎么样,十四格格估计,内阁大佬?#24378;?#33021;就没兴趣,他们还是传统思想,大明应该贴紧英国。所以也才建议让向小强去。他?#24378;?#26469;,向小强打仗有两下,但毕竟是个年轻人。这趟出访靠的是外交才能,而外交,绝对不是年轻人玩的了的,出访多半是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因此,十四格格建议向小强一定要推掉这次出访,到了宫里就力陈和德国走近的坏处,坚持传统的亲英态度,绝对没错。十四格格看来,大明和谁好和谁坏无所?#21073;?#20154;民卫队必须?#21355;?#25235;在手里。

    向小强未置可否,只是说进宫再看。

    但他看着十四格格,心里很高兴。十四格格是从他的角度为他考虑的。其实,十四格格完全可以劝他去德国的,这样一来,向小强势必得把代管人民卫队的担子交给十四格格,或者说部分交给十四格格。很可能?#20154;?#22238;来时,人民卫队很大权力已经被十四格格抓去了。

    上次?#25670;?#20070;?#24405;?#20063;是,十四格格要是为了她自己的利益,就可以支持向小强接诏书。但她站在向小强的利益一边,坚决地暗示他不要接受。

    ……难道她已经习惯了贴心贴肺为自己考虑了?向小强这样想着,?#20174;?#19981;敢相信。十四格格这样一个顶尖人才,要是能完全忠于自己,?#24378;?#26159;太好了。

    向小强目光很柔和地望着十四格格。十四格格怔了一下,发觉他的目光有点不对,轻咳了一声,转过目光,继续说着:

    “大人,如果你这次去了德国,那么人民卫队……”

    向小强突然笑道:

    “如果我真的去了德国,人民卫队就要靠你帮我看着了。”

    十四格格话音戛然而止,愣愣地望着他。半天才转过弯来,笑道:

    “向小强,你试探我的吧?……这样没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向小强笑呵呵地道:

    “试探你干嘛?……我是真有很大可能去德国的。目前德国有很多我们需要的东西。和德国做些交易,政治上的、经济上的交易,对我们大明有很大?#20040;Α?#34429;然我离开大明,他们有了一些机会,但不能因为这个,就呆在家里不敢动。何况……”

    他很认真地注视着十四格格,说道:

    “赵芳。我现在不叫你‘公主’什么的,就叫你赵芳。公主是整个大明的公主,赵芳只是我向小强的老朋友。我现在对老朋友说话,不来虚的。我也不会把整个人民卫队都交给你,应该是让你和另外一个人、或者两个人一起来管。但我会把最多的权力交给你。因为你?#20154;?#20204;都强。”

    十四格格怔怔地望着他,听着他叫出“赵芳”两字,脑中顿时浮现出了两人在北清的时候,一起在那间小厨房中生火、下面条的情?#21834;?#22905;心中一颤,随即一阵阵温柔的感觉?#21487;侠矗?#19968;霎那什么也不想了,直接点头道:

    “好,你安排吧,我都听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向小强来到宫里,朱佑榕先是笑呵呵地跟他道喜,然后又像个小学生一样,很愧疚地跟他道歉,说不该新婚第二天就把他从家里拉来。向小强很大度地摆摆手,意思是说咱们的交情,不用说这些话了。

    接着朱佑榕跟他说明了情况,基本上就是十四格格预先告诉他的样子。然后朱佑榕?#34892;?#29369;豫地说:

    “挺之,我请你来,是想听听你的意见。我想请你帮我拿拿主意。因为如果我们要是派人去的话,我觉得你比较合适。你是军界的,对政治、外交事务参与度不高,不像派大臣、或者派外?#36824;?#37027;么显?#37048;?#32780;且你的地位又够高,足以代表我。最关键的是,这?#25105;?#23450;要是非官方的,而你刚刚完婚,可以以私人身份去?#35753;?#26376;。”

    向小强是很希望跟德国有限合作的。因为他知道德国已经把手伸过来了,这时候如果握住,肯定会有很大油水,比从英国那里得到的大得多。大明跟英国混,得到的?#20040;?#22826;虚了,还?#31995;?#20687;个小弟一样。这次大明有难,英国?#32479;?#30528;手在那里看,事实已经摆出来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跟德国交往,首先是地位平等的,甚至大明还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。最重要的是,德国需要大明,比大明需要德国更迫?#23567;?#22823;明将会得到很多实实在在的东西。向小强知道,希特勒这个人不小气,为达目的,是很舍得出大价钱的。

    向小强没把这些理由说出来,而是先让朱佑榕谈谈看法,他先听听。

    出乎他意料的,朱佑榕?#27835;?#36215;国?#20351;?#31995;来,条理清晰,很有见解,完全不是她平时?#36824;?#26435;术的样子。向小强这才知道,朱佑榕虽然处理人的关系上比?#31995;?#32431;,但处理国家的关系,真是很有一套。她也许不是个好领导,但看来却是个不错的外交家。

    几十年以来,大明的“公主外交”一直是很成功的。朱佑榕也是从小就被重点培养,由最优秀的外交?#21307;?#23548;,又跟着父皇母后出访世界各国,整日在外交活动中历练,后?#20174;?#29420;自频繁出访,可以说,已经是一位颇合格的年轻外交家。

    向小强原以为朱佑榕也有意接触德国,是被内阁的老头们忽悠的呢,原来她自己也对里边的利弊看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我又细细研究了一遍三十年来的重要外交文?#25285;?#26417;佑榕托着额头,轻咬着羽毛笔,皱眉说道,“我有种感觉,进入二十世纪以来,英国正在渐渐地抛弃我们……到了世界大战之后,英国实际上已经把我们抛弃了……大明,也不再是十九世纪那个大明了,英国,不再是十九世纪那个英国了。三十多年中,英国的注意力日渐从全球,渐渐缩回?#20998;蕖?#21040;了世界大战之后,英国已经不愿为了盟友出头了。”

    向小强盯着朱佑榕,点点头。这妮子?#27835;?#30340;太精辟了,一眼就看透了。和向小强在后世、在二战之后看到的史料?#27835;?#19968;样。“战争恐惧症”和“软骨症”?#21355;?#25212;住了英法,希特勒正是看准了这一点,才不断用“打仗”来讹诈,?#24597;?#25104;功。只?#36824;?#37027;是战后,怎么说都是事后诸葛亮。朱佑榕却是在战前好几年,就把英国看透了。

    1910年,英王爱德华七世逝世的时候,世界各国的王?#39029;?#21592;都云集伦敦,出席葬礼。那时候南明德永皇帝?#37096;?#36234;重洋、不远万里的去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1936年1月20号,也就是不到一个月前,英王乔治五世去世了,朱佑榕就没去,只是发了唁电。当然,那个时候大明正在忙南京保卫?#21073;?#26417;佑榕有很充分的理由不去。但是,明清战争结束后再?#32954;?#19968;下,总能品出一种味道来,似乎这就是一个信号,明、英两国将由此疏远。

    向小强心中一个念头闪过,笑道:

    ?#21543;?#38401;老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朱佑榕脸微微一红,有点担心向小强这么问,是以为这些都是沈荣轩?#35848;?#22905;的。她解释道:

    “唔,沈阁老也是同意我这个看法,他也觉得英国盟友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了。尤其是这次明清战争,全世界都看到英国袖手旁观,坐视我们险些破国。那么今后我们?#31181;?#30340;英国牌,连?#30333;?#26679;子、吓唬人也做不到了。但是沈阁老好像并不看好德国。他倒是主张你到?#20998;?#36208;一趟,多走两三个国家,最好到莫斯科去试探一番。他觉得和德国相比,苏联的作用就大得多了。……?#36824;?#25105;总觉得苏联不地道,和它打交道要谨慎。”

    向小强暗暗佩服沈荣轩。沈阁老真不愧是一国首辅,情势看得那么请,一石二鸟也玩得那么好。的确,在这个时候,德国的处境很难让人看好。这倒不是水平问题,而是希特勒后来那一连串外?#30343;?#21033;,运气的成分太大了,简直是老天在帮他的忙。在1936年初,不看好德国才是稳妥的、负责任政治家的表现。那些看好德国的,不是天才就是?#32784;健?

    那么除了德国,最值得大明去拉拢的国家是谁呢?只有苏联了。交好苏联,就可以在北边对满清形成战略包围,大大减轻南明面临的危险。也就是说,在现在的一流政治家看来,带苏联玩,才是实实在在的,甚至比跟着英国玩还实在。而带德国玩,那只是虚无缥缈的东西。

    苏联现在处在政治孤立中,也很希望打破这种孤立。而满清直接和苏联远东边境接壤,有和日本走得那么近,苏联卖它几件武器倒可能,跟它结盟,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是,苏联是那么好拉的吗?向小强知道,斯大林是个比希特勒更难对付的老狐狸。你跟他讨价还价,绝对别想占到一点便宜。对希特勒,向小强心里还有点谱,知道他的痒痒肉在什么地?#21073;?#30693;道怎样顺着他的毛?#37048;?#23545;斯大林,向小强是一点信心也没?#23567;?#36825;老?#19968;?#38548;着几百公里就能闻出你有求与他,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。然后会在?#27010;?#26700;上敲骨砺髓,把你吃的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对于斯大林,没一个?#22235;?#20174;?#27010;?#26700;上讨到便宜。希特勒不行,后来的罗斯福、丘吉尔也不行。……向小强自然知道自己也不行。朱佑榕也不行,沈荣轩也不行。

    朱佑榕这女孩大概也是外交天才,凭着感觉就能说出苏联“不地道?#20445;?#19981;?#20040;?#20132;道,很是难得。向小?#31185;?#30528;后世的大量知识资?#24076;次?#39064;才和朱佑榕大致?#21046;健?

    向小强像一个老师看着学生一样,很满意地望着朱佑榕微笑点头,然后又随口点出了几点,都是朱佑榕说不出来的,比如希特勒的性格和斯大林的性格,他俩分别须习惯怎样?#27425;?#39064;,等等。这凭着后世知识的随口几句,立刻让朱佑?#25490;?#26381;不已,立刻觉得向小强不但在军事上,而且在国?#25910;?#27835;上有独到的见解。

    两人谈了一上午,决定拍板,向小强以私人身份去?#20998;薅让?#26376;,时间在一个月到四十天,主要目的地就是德国和苏联。向小强先去德国探探路,如果德国那边谈的很理想,双方可以确定“恋爱关系”的话,朱佑榕随后就会正式出访德国。

    向小强并不敢打肿脸充胖子,他知道自己年轻,跟希特勒手下?#21069;?#20826;棍玩还太?#37048;?#34429;然自己不大可能见得到希特勒,但多半会见到戈林、希姆莱、戈培尔这些人。尤其是戈林和希姆莱。自己这次去,一大主要目的就是挖德国的航空?#38469;酰?#24050;经看准了还在实验室里的梅塞施密特战斗机。那么,少不了跟戈林那个大胖子打交道。而且,自己还是人民卫队头目,那德国的党卫军头目怎么也得礼节性的接待自己一下吧。

    两人定下了出访日期,大约一周之后。这一周之内,向小强不能休假了,要把人民卫队的很多事务交代、安排妥当,并温习大量?#20998;?#20851;系的资?#24076;?#36824;有各种?#38469;?#36164;料。还要挑选几个随员。这几个随员包括翻译和各方面的专家。他?#22681;?#25104;为向小强的助手。

    一周后,是郑氏船运公司定造的新?#20107;吱D―永安公主号下水的日子。这是一艘以朱佑榕公主时代的封号命名的豪华?#20107;郑?#25490;水量三万多?#37073;?#24033;航航速三十节,从广东到不?#36225;罰?#19968;万海里的航线,14天就能跑完。

    永安公主号将在广州港进行首航式。到时候朱佑榕会和向小强一起,乘专机飞赴广州,主持?#20107;?#39318;航?#21073;?#28982;后向小强将乘坐这艘油?#37073;?#21435;?#20998;蕖岸让?#26376;”。

    向小强仔细?#32954;读?#19968;遍安排,觉得还有什么事情没想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”他突然问朱佑榕道,“那个从德国来大明的‘游客’,那个什么豪门继承人,到底是谁啊?”

    朱佑榕笑道:

    “哦,阿尔弗雷德-克虏伯。克虏伯公司的继承人。他也将搭乘永安公主号回德国,路上你?#24378;?#20197;的多聊聊。”
  http://www.tdakt.club/txt/5784/1871108.html

  请?#20146;?#26412;书首发域名:www.tdakt.club。书趣阁_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shuquge.com
大厨师投注
pk10 云南快乐10分 建设银行股票行情 中国期货配资网 天津11选5 内蒙古11选5 澳客网北单比分直播网 000977股票 澳盘即时赔率新浪 临汾股指期货配资 3g门户体育比分 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在线理财平台 宁夏十一选五 宁夏11选5 上海配资风控招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