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阁_笔趣阁 > 大明1937 >第68集 天子近臣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68集 天子近臣

    第68集 天子近臣

    “活捉清虏皇帝”的话一说出,会议室里立刻沸腾了。大家热烈讨论着,不管认为现实的,还是不现实的,总之情绪都被激发出来了。

    有不少人认为不现实。因为明军部队虽说是把浦口清军装进去了,但也只是堵住狭长地带的两头,不是四面合围。这条区域的左边是?#20185;?#23665;脉,右边是长江。长江还好点,确实是个难以逾越的屏障。但左侧的山脉却并不是崇山绝壁,只是一条几公里宽、三四百米高的丘陵山脉而已。

    这和人民卫队南郊之战的情况一样,也是利用山脉阻挡、包围清军。但南京附近的这种山脉,只能阻挡大部队成建制的运动,小股的散兵游勇还是很容?#30528;?#36807;去的。这种包围,目标只能是歼灭大部队,要说具体抓哪个人,一点把握都没有。何况对方皇帝这种重点保护对象。

    不少将领就提出了这个问题。向小强当场就有点难堪了,嘿嘿讪笑着。说实话,他本来就不是为了捉清朝皇帝定的这个计划,现在说出活捉清朝皇帝,只是想跑出一个更诱人的果子,争取计划被通过而已。当然,还有过过嘴瘾。他心里汗了?#35805;眩?#26263;暗告诫自己,以后跟这些老头子们说话,千万不能光图嘴上痛快了。……谁都不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向小强正想摆出谦?#27832;?#24180;轻的形象、争取几个老头的同情?#20445;?#19968;个不起眼的中将望了望众人,说道:

    “其实,末将倒觉得活捉清虏皇帝也不是不现实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一大群上将、元帅们谁也没注意他。他的声音淹没在讨论?#23567;?#20182;丝毫不以为意,抓住机会直接对向小强说道:

    “向大人,末将倒觉得大人的计划很有道理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向小强?#34892;?#24847;外,笑道,“大人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中将笑嘻嘻地道:

    “向大人,末将第16集团军司令,冯岭才。”

    他和向小强搭上话了,很快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,会议室里静下来了,大家都看着他两人。

    向小强明白自己现在?#31859;?#20160;么,他立刻对秀秀耳语一句,让秀秀接下来帮他观察,会议上都有谁支持他,谁反?#36816;?#35841;是潜在的拉拢对象。

    他知道干这种洞察人心的“细活儿?#20445;?#31168;秀最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冯岭才看着这些刚才谁也不理自己的人,现在全都鸦雀无声,听自己说话,很得意,对向小强笑道:

    “向大人活捉清虏皇帝的决心,肯定是经过认真考虑的……大家可以想想,清虏的这个新皇帝是什么性格?刚愎自用,是个自大狂,他原先放话要在除夕之夜拿下南京,现在不但没有拿下,反而被我们炸掉了几百架飞机、炸死了几万人,他怎么可能刚发现?#35805;?#22260;、自己就马上逃掉?肯定是死守当地,监督军队拼死抵抗……因此嘛,我们还是有很大可能捉住清虏皇帝的。……末将的第十六集团军愿意配?#20808;?#27665;卫队,参加这次行动!”

    冯岭才,第十六集团军司令,战略预备队的一部分。这次率领麾?#34383;?#38431;?#25512;?#20182;集团军一起进京勤王,参加南京保卫战。因为属于最后一批被调来的部队,所以没捞得到打仗,江心洲战场的功劳已经被首都卫戍军、还有另外三个集团军瓜分了。

    他说的有一定的道理。但高层几个老头盯着他,都觉得?#34892;?#24618;怪的。

    突然又有一个人说道:

    “末将也觉得向大人的计划很好,末将的第二十集团军也愿意和向大人一起,参加这次行动!”

    紧接着会议室里响起了嗡嗡的说话声,除了统帅部的几个老头,下面的集团军司令们都在快速权衡。很快,又有三个集团军司令表示,想参加这次行动。这次功劳太诱人了,向小强的人数虽少,但都是装甲机械化部队,肯定是这次行动的灵魂。大家都想跟着立功。

    这样跟向小强站在一起的,已经有五个集团军了,兵力大致在四十多万。

    向小强心中狂喜不已,但他知道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头脑清醒。广武皇帝绝对不是那么好抓的。要是真把他团团合围,逼得这二十万清军拼死抵抗,战事?#20185;?#19968;天半天,最后己方死伤惨重,可能还会反被援军合围。

    这些中?#24405;?#23558;领看到战局好转,一?#36874;?#30340;都想立功,自然是怎么好听怎么说。实?#23460;?#36127;责任的可不是他们,而是向小强。

    向小强仍然装成谦卑的后辈,抬起头,很恭谨地对张照先和唐云生说道:

    “张大人,唐大人,末将说话不够谨慎……虽然大家这么说,但末将知道清虏的皇帝不是那么好抓的……末将请两位大人?#24066;恚?#23558;这次行动的决心改为一个,就是歼灭清虏的浦口军团……假如真能捉到清虏皇帝,那也是天佑我大明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会议决定批准这项作?#37066;?#21010;。计划代号:拜年。

    紧接着,紧锣密鼓地开始安排详细计划……

    这次行动向小强第一次拥有了这么大的可支配兵力。因为他是这次行动的主策划者,人民卫队的装?#20303;?#26426;械化、摩托化部队也是骨干,所以由他来挑选友军。

    按照一贯的“机动战”思想,另外也是想尽力多拉几个支持者进来,向小强采用了“利益均沾”原则,在五个集团军中各抽了一些精锐出来,一共捞了6个摩步师、和10个最精锐的步兵师,临时编成五个军,仍由这五个集团军司令亲自指挥。

    现在的南京段长江两岸的炮火对比整个倒了过来,清军那边的重炮损失惨重、所剩无几,而明军这边的火炮主要在长江防线上,被坚固工事保护,几乎完好无损。而?#19968;?#26377;后来的几个集团军的火炮。因此这次?#23665;?#20316;?#21073;?#19981;需要携带大口径火炮,主要由长江东岸提供火力支持。

    一直到晚上十点,比较具体的计划算是定出来了。参加会议的将领们纷纷离开,回到各自的部队中按计划安排。

    向小强知道这些将领纷纷靠近自己,尽管靠近的程度不同,靠近的目的也有不同(有的为了提高自己兵种的地位,有的单纯为了勋章),但都有一个共同原因。那就是向小强是女皇陛下唯一彻底信任的将领。

    朱佑榕,就是自己手里最大的政治资源,从某种程度上说,是被自己垄断了的。

    这是自己最大的王牌,可以?#30343;?#25171;一打的。

    散会出来后,向小强?#23460;?#30952;磨蹭蹭,走在后面。果不其然,那几个集团军司令、还有李国梁也都自觉不自觉地留在后头。看到走廊里没别人了,几个司令相互笑笑,大家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向小强带着秀秀,从会议室里慢腾腾地出来了。几个司令立刻围?#20808;ィ?#31505;呵呵地口称“向大人”。

    李国梁自然是站的最靠近向小强,他觉?#31859;?#24049;理所当然是核心。

    向小强也笑眯眯地跟他们拉了拉近乎。这五个集团军司令现在还不像李国梁,他们对向小强了解还不够,还不想靠得太近,目前只是想参加这次油水颇大的行动,巴结一下向小强而已。

    向小强简单和他们聊了一会儿,勉励大家明天精诚配合,共同歼灭清虏云云,言谈语气中?#23460;?#25226;李国梁和他们几个区分开来,对几个集团军司令很?#25512;?#32780;对李国梁较随意,显得已经是很铁的自己人了一样。李国梁也很明显的感到了差别。向小强这么快就?#35805;?#20182;当外人了,李国梁很是感动。

    然后向小强准备给李国梁第一根胡萝卜,同时还要让那五个人看在眼里,吃不?#21073;?#39307;?#27809;擰?

    “呵呵,不早了,”向小强看看怀表,转脸对秀秀道,“去那边问问宫女,陛下睡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秀秀很恭敬地微微鞠躬答应,然后昂首挺胸,夹着文件,款款步去,尽显大家风范。

    秀秀很聪明,知?#32769;?#23567;强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向小强暗自笑笑,对秀秀很满意。

    几个司令早就不停偷瞟那个“琉球公主”了。现在看向小强很随意地?#22815;?#29705;球公主去问大明女皇睡了没有,这口气简?#26412;拖?#26159;?#22815;?#33258;己家丫头,去看自己老婆睡了没有一样,均是羡叹不已。

    过一会儿,秀秀回来了,又很恭敬地躬身回答道,陛下没睡,正在一个人?#38405;?#22812;?#40723;兀?#21548;说向大人探问,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向小强笑道:

    “好,那几位大人,就这样吧,大家都早点回去休息,明日共同杀?#23567;!?#21780;,李大人,跟我去见见陛下,跟陛下拜个年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出,李国梁一怔,随即激动的?#25104;?#21457;白,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那几个司令瞠目结舌,已经羡慕的说不出话来了。两个?#35828;?#22330;就想说,他们也想向陛下拜年,但喉咙滚了滚,没出口。理智告诉他们:现在还没这个资格。他们分量不够,和向大人关系不够……

    他们原先只听说向小强是天子近臣,没想到近到这种程?#21462;?

    几个人受了很大的刺激,告辞离开了。一路各自盘算着明天怎么尽力表现,尽快加入向小强阵营。

    李国梁则带着无限的庆幸和感激,享受了投靠向大人而得到的?#30171;汀?#20182;官至陆航司令、衔至中将,虽然也属于陆军高层,但也?#29992;?#35265;过女皇陛下。不要说他,就是总参里不少?#20154;?#20301;高爵显的人,从前也没见过天子,也就是朱佑榕住进要塞这几天,才有机会见过一两次。

    这才刚投靠向小强第一天,就能被带着觐见女皇,李国梁越发的庆?#26131;?#24049;的选择正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朱佑榕正在自己?#32771;?#37324;,很可怜的吃着年夜饭。其实说是年夜饭,也只能算是夜宵了。她本来想邀请要塞里的主要将领们,和自己的家人一起,大家一起吃个年夜饭,因为自己最亲的人做了?#31859;?#24049;伤心的?#25314;?#26417;佑榕不想单独面?#36816;?#20204;,想多拉些将领进来,大?#39029;?#39277;时聊聊战?#25314;?#20914;淡一下气氛,这样反而显?#31859;?#28982;、?#33821;?#19968;些。

    但该?#38405;?#22812;饭的时候正在打仗,将领们都忙得团团转,她不得以,只能和郑恭寅、李夫人、郑玉瑭、郑玉璁、还有琉球王室他们几个人,勉强对?#35835;?#19968;会儿。这些人坐在一起相对无言,气氛很是?#38480;卫?#28165;。朱佑榕借口困倦,早早结束了。

    但今天发生了这么多?#25314;?#22905;思绪万千,难以入睡。晚上根本没吃什么东西,这会儿又饿了,?#24895;?#21416;房送来晚膳,自己很冷清的吃着,边吃边想自己身边的这些人。同龄人里最要好的是表妹郑玉璁,但现在?#21496;?#20570;了让她那么伤心的?#25314;?#22905;怎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表妹。

    ……现在也就是见到向小强,才能?#26377;?#37324;快活了。这是一种放下一?#37266;?#21147;和负担的感觉,一种彻底的信任和安全?#23567;?#36825;?#19968;?#34429;说总是满口“臣臣”的,但朱佑榕有种感觉,他大概是不介意用“你、我”相称的……在这个凄凉的除夕之夜,朱佑榕突然很想向小强来和自己聊聊天,给自己上一堂军事?#25105;?#22909;啊!……但是她知道,向小强此刻正在为她而打仗。

    因为她要保卫南京,于是向小强就保卫南京了。

    但是刚才向小强突然派秀秀来探?#39318;?#24049;,朱佑榕怎能不喜出望外?……有时候在特殊的?#26408;?#19979;,很小的一件?#25314;?#23601;能给人带来巨大的喜悦,甚至让人由衷的感激上天。

    向小强先进入朱佑榕的?#32771;洌?#24778;讶地发现陛下的两眼红肿,但是满脸都是欢喜。向小强的心中一暖,一瞬间有一种愧疚:自己竟?#35805;?#22905;当作政治资源,随意?#21543;痛汀备?#25163;下的党羽!

    他心情复杂地坐下,和朱佑榕聊了会儿天,跟她拜了年。朱佑榕居然也笑呵呵地向他拜了年。

    朱佑榕这次见到自己这样高兴,这是向小强没想到的。?#30343;?#38388;他甚至都不忍心引入正题。但是自己的计划不容更改。向小强把刚刚的军事会议向朱佑榕汇报了一下,然后告诉她明天的打算。

    向小强发现朱佑榕现在是极度孤独、极度空虚,自己跟她聊什么,她都是很高?#35828;?#21548;。

    柔和的灯下,朱佑榕面颊泛着淡淡的红晕,?#23562;?#30340;?#26412;狽路?#22825;鹅?#35805;?#20248;雅,下面黑绒睡袍领口严紧的拢着……想起来了,自己第一次见到她?#20445;?#22905;也是这样穿着。

    多美的女孩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,”向小强发现自己有点失态了,干咳两声道,“陛下,臣刚才说?#21073;?#31354;中力量是非常重要的。呃,对了,我们的陆航司令很有才干的,这方面比臣懂得多多了。他正好是跟臣一起来的……陛下是不是?”

    朱佑榕望着向小强,突然狡黠地一笑,眉毛笑得弯弯的,?#36335;?#29468;透了他的心?#23478;话悖?#31505;道:

    “那朕就见见他吧!”

    李国梁激动的满脸通红的进来了。一看到平时只出现在报纸照片上的女皇陛下,现在真真实实的就坐在眼前,?#36335;?#26377;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“?#23613;?#22320;一个立正,然后鞠躬道:

    “臣,大明陆军航空兵司令,李国梁,参见陛下!……陛下,新年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?#27833;?#19978;十一点钟,离除夕还有一个小?#20445;?#28006;口的清军在广武皇帝的?#29421;?#19979;,经过草草整编,在没有重炮掩护的情况下,纠集了两三万尚有战斗力的步兵,兵分两路,一路乘着冲锋舟和驳船,向南京疯狂进攻。

    但没有一条船、一个?#35828;?#36798;东岸,尽数被击沉在江中了。

    另一路取得了很大的战果,从子母洲的浮桥上顺利突破,在午夜十二点刚过的时候,再次登上东岸,并顺利地建立起一块桥头阵地。

    广武皇帝没想到南路这么顺利,居然还能在除夕之夜再次打过长江,这给他打了一针强心针,从最后的疯狂变成了真正的希望。他觉得虽然不能在除夕之夜占领南京,但毕竟在除夕之夜转败为胜,再次登上了南京的土地。如果能一鼓作气,在年初一占领南京,那对外宣传?#37096;?#20197;说“在新年占领了南京?#20445;?#38754;子上圆了很多。

    但是清军仅限于一个桥头阵地,四周被明军合围的死死的,但明军?#36335;?#20063;打累了?#35805;悖?#26080;论如?#25105;膊话?#28165;军赶下江。双方就这样僵持着,由清军控制着三座浮桥。

    广武皇帝虽然看怎么也打不进去,但始终抱有新年占领南京的希望。无奈现在清军已经完全没有开始的?#31185;?#20102;,他们把进攻东岸看作自动送死,在西岸就开始大量的逃跑,然后被机?#32929;?#23556;回来。

    每一个兵都是在机枪的威逼下,含泪登上浮桥。很多士兵到了浮桥上,直接就跳下水求生了,大量的人都冻死在江里。

    清兵们都期盼明军能开炮把浮桥炸断,这样他们就可以被送往北边的码头坐冲锋舟,路途中就多了很多逃跑的机会。但是明军的大炮似乎像瞎了眼一样,?#23545;?#30340;在?#35805;?#20960;十米外掀起水柱,好像?#23460;?#20445;护这三座浮桥?#35805;恪?

    这样一直到凌晨五点钟。

    一?#36335;?#30340;五点钟,天刚蒙蒙亮。东南方向,天上出现了几个小黑点。转眼,变成三十架飞机,呼啸着直扑三座浮桥的西端。

    三十架鱼鹰俯冲轰炸机轮番投弹,转眼间三座浮桥的西头一片爆炸火海,清兵断臂残肢不断飞上天,后面正?#21364;?#19978;浮桥的清兵哄然而逃。浮桥本身已不在清军控制之中,已经上东岸的清兵也被完全隔断开来,陷入重围。

    人民卫队的装甲车轰隆隆开?#20384;矗?#26426;?#32929;?#23556;几下,架着大喇?#32676;?#35805;,命令他们?#30563;怠?#20960;乎不用喊第二遍,东岸的几千清兵全部放下武器,兴高采烈的?#30563;?#20102;。他们知道自己比还在西岸的伙伴们?#20197;说?#22810;,终于确定可以活下去了。

    三十架俯冲轰炸机就盘旋在浮桥西端上空,不?#31995;头?#25195;射,驱散清兵,让他们离浮桥更远些,防止清军明白过来的来炸桥。

    150架翠鸟战斗机,和另外120架俯冲轰炸机也飞临浦口上空,开?#32423;?#22320;攻击。同?#20445;?#19996;岸明军的火炮群开?#24049;?#20987;。

    人民卫队的先头步兵迅速冲?#20808;?#24231;浮桥,提着冲锋枪、扛着啄木鸟机枪、抬着?#28982;?#28846;,冲到长江对岸,建立桥头阵地。

    然后,坦克、装甲运兵车、卡车、自行火炮,开始一辆一辆的开过长江。

    向小强的“拜年”行动开始了。
  http://www.tdakt.club/txt/5784/1871076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dakt.club。书趣阁_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shuquge.com
大厨师投注
新疆十一选五 2012欧洲杯足球比分 广东十一选五 基金配资哪家好 三峡新材股票涨跌 高中生炒股赚4.5亿 15选5 山东十一选五 模拟炒股网 怎么预测股票涨跌 极速快乐十分 江苏11选5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安徽25选5 长江润发股票公告 nba文字比分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