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阁_笔趣阁 > 大明1937 >第2集 权力真空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2集 权力真空

    第2集 权力真空

    现在昌平侯府俨然已经成了“皇党”在紫禁城和东厂之外的一个“巢穴”了。

    突击队员们?#19975;?#34594;号艇员们都被安排下去休息了,准备在今天晚些时候?#32676;?#38491;下的接见。此时,在一座三面环水的水榭内,向小强从郑恭寅和江美庐口中得知了南京之乱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向小强面前放着几份南京的大报,都是这几天的。自从皇室宣布朱佑榕病愈,并得到首辅和几位大臣的证实后,几份大报突然就众口一?#23454;?#35828;,陛下受了奸妄蒙蔽,让东厂一帮人乘皇室座机到伪清境内制造事端,主动提供给清虏进攻大明的接口,导致大明几千万人民陷于战争阴云之下,只是为了自己的权利欲。因此,虽然宪法上这样写着了,但也不能算。国家权力不能交到这样一帮人手里……

    而且,前几天清朝使劲儿宣称明朝突击队进入清地杀人放火啥的,大明政府一?#26412;?#26159;严辞否认的,自从得知朱佑榕一直在南京后,就语调一变,全部认了下来,而且一股脑儿推给皇室?#32479;?#21355;。

    很快的,以东林大学为首的南京各大高校的大学生立刻被组织起来,非常迅速的开始反战、反厂卫的大规模?#23601;?

    “这么快?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向小强?#23454;饋?

    江美庐道:

    “你猜得不错,这次游行是有人精心组织、串联的。以前大学生们也经常游行,不过规模都没这么大,组织也没这么完美。以他们历次游行的组织水平看,绝不可能在一天之内达到这种水平。连口号都那么统一,只有两个:反战、废厂卫。”

    “嗯,嗯,我知道了……而且我没看到街上有警察。”

    ?#23433;?#38169;,”郑恭寅忿忿地道,“一个警察也没?#23567;?#29616;在南京市里犯罪率已经大升了……就是为了给游行大开绿灯。”

    向小强心中想道,只是给游行开绿灯根本不需要一个警察也不派。显然现在明朝游行又?#29615;?#27861;。不派警察明显是为了加强混乱气氛。那些内阁大臣以为这样就能更好地给皇室施压:看吧,这都是你们造成的,人民?#38405;?#20204;多么不满意……

    他望了一眼郑恭寅,把这些想法说了。江美庐站在郑恭寅背后,点点头,暗示他说的是对的。

    “说的是,但我们毫无办法,”郑恭寅站起来走了几圈,“现在警察站在他们那边,罪责都在我们这边。”

    警察也不一定就在政府那一边。向小强明白,警察作为暴力机构,应该也和军队一样,在这种事情上有很强的骑墙思想。

    问题很清楚了,内阁不想交权给皇帝,但按照宪法规定,眼下这种面临战争的?#27053;觶?#24212;该把大权交给皇帝的。其实所谓的交权给皇帝,并不是像清朝那样,皇帝来直接管理国家,而是皇帝有了军队调动权和内阁的任免权而已。但内阁肯定不?#24066;模?#25235;住清朝的这个借口大做文章。他们自己不敢公然反皇帝,便祭出他们最拿手的武器:舆论,又挑动大学生们游行?#23601;?#20225;图这样给皇室施压。

    以向小强的思维,他想不出这种手段有什么好怕的,一群上街喊口号的大学生有什么好怕的。但看来皇?#19968;?#25402;吃这套,起码朱佑榕已经好几天不敢露面了,而郑恭寅?#24067;?#24471;像热锅上的蚂蚁。东厂在?#21592;?#24178;着急插不上手。

    向小强道:

    “现在你们东厂肯定是站在陛下这一边的了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所谓的“厂卫”,其实就是指东厂。锦衣卫已经改为军事情报局了,主要是纯军事情报的搜集,政治上的事情已经不大参与了。

    江美庐斩钉截铁地道: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的。我们永远在陛下这一边。”

    “那军队呢?”

    向小强口中的军队就是指驻在南京附近总共十万人的首都卫戍军。

    郑恭寅气急败坏地说:

    “现在军队都在观望,哪边也不肯站过去,首都卫戍司令把南京外围戒严了起来,一个兵也不准调出,一个兵也不准调进,市内却不戒严,由着?#21069;?#23398;生闹。”

    江美庐在侯爷身后和向小强对视一眼,无奈地一笑。向小强明白,这个侯爷又说傻话了,卫戍司令“由着?#21069;?#23398;生闹”,并不是就站在了内阁那一边,而是不敢把军队开进南京去驱散那些学生。学生们不吃他那一套,他是一点办法也没?#23567;?

    现在的?#27053;?#26159;,皇室想要,内阁不想给,不但不想给,还想理直气壮的不给,就发动了一帮学生大造声势,搞出民心所向的势头来。皇室这边呢,指挥不动军队,指挥不动警察,手上一支力量也没?#26657;?#25250;都不?#20204;饋?

    现在东厂是站在皇室这一边的。但也?#30343;裁从謾?#29616;在人家反的就是东厂,你东厂总不能挽起袖子去攻打政府吧?那样的话真成了人民公敌了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现在军队已经成了骑墙派了,虽说也在征兵、部署、应对战争,但很大部分精力都在关注这场内阁和皇室之间的权利争夺战。海军还好,展开的挺快,几?#29615;?#33328;队在一开?#32423;?#21592;的时候就派出去了。但陆军现在则近似于群龙无首的状态。清军正在不?#31995;?#24448;长江防线北边集结军队,随时准备?#25512;恕?

    从国家从民族的利益出发,必须赶紧结束这种无政府状态。向小强几乎想建议郑恭寅他们退一?#21073;?#26242;时承认内阁政府的领导权,团结一致应?#21592;?#28165;。但话到口边又吞了回去。不可能的,他们不可能愿意。这个关键时刻只要皇室点头一退,那?#21019;?#27492;就与国家大权无缘了,明朝就成了真正的君主立宪国家了。而且向小强可以肯定,自己的那50万明洋也会泡汤。

    向小强望着他们两个,知道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和自己说这些话。肯定想借着说什?#35789;隆?#21521;小强有种很不好的预?#23567;?

    他挑明一问,江美庐和郑恭寅对看了几眼,最后还是江美庐吞吞吐吐地说,答应给他的酬劳,恐?#34383;?#33021;给了。

    果然!向小强怒从心头起:这些?#19968;?#23601;这么点出息,拐弯抹角跟自己费这么多话,还以为是和自己商量对策呢,原来是不想给钱!看到权力拿不?#21073;?#37027;么多省下点钱也是好的!自己带人在那边出生入死,把人救了回来,还带了一个十四格格,现在什么也没?#26657;?

    这两个人说了一大堆内阁怎么怎么不好,意思就是,向小强你看,不是我们不想给你钱,是内阁跟我们为难。向小强顿时有一种面对包工头的感觉:不是包工?#24223;?#25302;欠民工工资,而是强调建设方不给工程款。

    江美庐看着他,歉疚地道:

    “你也别太难过,为了表彰你们的英勇,陛下还是会给你们颁发勋章的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一下向小强铁青的?#24120;?#21448;说了一句:

    “还?#26657;?#20320;上次见厂?#21073;?#19981;是说有意加入大明东厂吗?厂督考虑了,你虽是英籍华人,但两次智勇双全的行动,证明了你的能力和对大明的热忱。现在只要你愿意,我们就是同僚了。英国那边如有问题我们也可以帮你交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向小强在花园里遛达着等秋?#26657;?#24515;中像打翻了五味瓶。郑恭寅摊牌赖账的时候,他是真的怒气冲天。但现在静下心来想想,自己究竟是爱秋湫多一点还是爱这五十万多一点??#31508;?#33509;是没有这五十万,只是为了救回秋?#26657;?#20182;是否愿意出生入死的去清朝冒险?

    答案是肯定的。如果只是为了救回秋?#26657;?#20182;也会去清朝冒险的。现在秋湫不是已经在自己身边了吗?等待会儿女?#25910;?#35265;完毕,他们就又可以在一起了。昨天在舟?#20132;?#22320;的时候,秋?#24515;?#30528;他,一定要他带自己再到那家顺德园去吃饭,还要点灌汤小笼。上次他们就是在那里被人拆散的,秋湫说,一定要回到那里补上。

    但是向小强望着阴沉的天空,一阵冷冷的微风吹过,他略缩了缩脖子。心中有个声音?#23454;潰?#20973;什么?秋湫是秋?#26657;?#22905;本来就是我的,是我凭本事搞到手的,不是你郑侯爷和江处长赏给我的。你们承诺付给我的东西,不是一块小小的勋章、一个小小的东厂职位所能搪塞的。属于我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回来。老?#28216;?#20102;拿回秋?#26657;?#19981;惜带着人闯龙潭虎穴,现在为了拿回五十万明洋,也什?#35789;?#37117;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南京城里基本上是权力真空,连一个警察也没?#23567;?#20891;队已经摆明了两不相帮。内阁所依仗的,只有街上一帮大学生,和大明朝“天?#20305;?#22763;大夫共治天下”的根深蒂固的传统。

    现在,任?#25105;?#20010;人带着几百个黑社会,都可能把这个帝国首都接管下来。只要动作够快,手腕够狠。怀里最?#27809;?#33021;有一封诏书。

    这就叫既成事实。那些骑墙的大明军队看到这个既成事实,便会找准自己效忠的一边了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种事军队不能干,警察不能干,东厂和禁卫军更不能干。也只有黑社会能干了。

    向小强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:我简?#31508;?#22825;才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看到长廊?#29616;?#29577;璁走过,喊道:

    “郑小姐留?#21073; ?

    郑玉璁一怔,胸中嗵嗵跳着:

    “向……向先生?”

    向小强快步上前,笑道:

    “我要见陛下。”
  http://www.tdakt.club/txt/5784/1871010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dakt.club。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huquge.com
大厨师投注
东方6+1 上证指数多少 保本型理财产品 银行怎么给私募基金配资 38体育即时比分网 广东26选5 007比分网 安徽快3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公式 2014世界杯足球比分 股票查询 黄金股票有哪些 国内期货配资 东软集团股吧 亚洲市场股票指数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