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趣阁_笔趣阁 > 大明1937 >第70集 开心做出戏(大结局)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70集 开心做出戏(大结局)

    第70集  开心做出戏(大结局)

    1940年12月末的一个黄昏,.正是枯水期,江水的水位很低,在寒风的抽打下懒洋洋地向东北流着,水面褶皱很密集,一阵又一阵。远处的南京长江大桥已经在动工了,巨大的混凝土桥墩矗立在江中,上面架着滑轮、钢索,还有脚手架,工人们熟练地爬上爬下,干着活儿。

    向小强裹在厚厚的大衣里,坐在江心,凝视着一千多米外的景象,发呆,出神。

    此刻,他身子下面就是锈迹斑斑的“蚱蜢号”。这艘袖珍潜艇还是这?#21019;?#31435;着,半陷在沙洲里,在江心“一个人”孤零零地呆了五年。风吹雨淋,锈迹斑斑。大部分时间,它都是泡在水里,只露出指挥塔和艇身最顶端的一小部分。到了冬天,水位下降,它就几乎全?#35835;?#20986;来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因为下游长江还是明清对峙的军事屏障,基本上没有商?#20302;?#33322;。而且蚱蜢号搁浅的地方刚好是江心,是明清双方的分界线,所以也并不对双方造成什么影响,所以就由着这艘小潜艇竖在那里。而到了后来北伐后,长江完全在明方控制中了。这时候长江的航运作用开始发挥,就有人提出应该把这?#39029;?#33337;拆除,以免给航运造成危险。

    但水文专?#21307;?#35758;保留,因为蚱蜢号并不是“沉船?#20445;?#24182;不是像?#21040;?#19968;样沉在水下,而是搁浅在水面之上的,反而起到了?#26263;?#22612;”的作用。即使把潜艇拆除,潜艇下面的暗沙州是拆除不掉的。那么有这么一艘潜艇杵在上面,反而是一个明显的警示标志,能让航船知道这儿有浅滩,可以远远的就避开。

    长江舰队的机械师拆走了艇上的武器和剩余鱼雷后,航运安全机构就完全把蚱蜢号当作?#26263;?#22612;”来使了,把它的潜望镜高高地升了起?#30679;?#22312;潜望镜顶端装上警示灯,一到晚上就一闪一闪地发出红光,警告航船不要过来。

    但是到了第四年,蚱蜢号开始快速下陷,半年就陷下去了?#24187;?#22810;。这样发展下去,要不了一年,蚱蜢号就会在丰水期处于水面之下,成为可怕的“?#21040;浮薄?#22240;此,必须把它拆除了。

    秀秀消息灵通,最先听说这个消息,竟是颇为伤?#23567;?#22905;告诉向小强后,向小强也是不胜唏嘘。对他?#27492;擔?#34481;蜢号就像是一个媒人,因为它,他才认?#35835;?#31179;?#23567;?#31168;秀,才开始了他?#21561;?#36825;个时空的一系列冒险,才认?#35835;?#26417;佑榕、郑玉璁、十四格格……

    向小强在这个时空已经生活了五年,期间历经了数不清的波?#21073;?#25968;不清的大风大浪。而在普通人的生活里,任?#25105;?#20214;事都是一辈子也经历不到的。这一切,都是由这艘小小的、受伤的潜艇而开始。

    向小强这时候才突然想起?#30679;?#22312;这五年中,从来没有再次来看过它一眼。自己没有,秋湫和秀秀也没有。自己也好、自己的老婆们也好,大家都?#36824;?#30528;经历那些精彩的大风大浪,享受着爱情和幸福,竟然连提都没提过蚱蜢号,就把它这么晾在这里。

    现在,它就要被?#31995;?#36896;船厂里拆掉卖废铁了,就要永远从哪个地方消失了。向小强才猛然觉得,确实有必要故地重游,至少多?#27492;?#19968;眼,送它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向小强一个人坐在指挥塔上,靠着潜望镜,手扶着栏杆,感受着上面粗糙的铁锈……突然,他发现了栏杆下面、指挥塔的内壁上有几个字。

    他小心地把身子挪过去,凑上前去看。字迹明显已经留了很长时间了,已经被锈迹遮住了。向小强掏出手帕,用力揩了两下,让下面的字迹?#26376;?#20986;来。他借着落日的余辉,吃力地读了出?#30679;?

    “王家俊——杨秀梅到此一游。”

    不会吧?!

    向小强接着寻找,又找到了好几处刻字:

    “李仲平——苏小玉,在此立誓,永结同心,日月可鉴。”

    “xxx——xxx,白头偕老,永不相背。”

    ?#21543;?#26080;棱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”

    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    念着这一处处刻在钢板上的歪歪扭扭的字,向小强不禁感动了。

    ——自己以为孤零零的蚱蜢号,这几年来竟不是完全孤独的,它竟然成了年轻男女们的爱情圣地!无论是热恋的情人,还是私奔的小两口,都会租一叶小舟,?#21561;?#36825;江心沙洲上的蚱蜢号,相携坐在这里,像向小强现在这样,望着天边的落日,相互道出山盟海誓,并用小刀将爱情?#38590;?#21051;在锈迹斑斑的钢板上……

    蚱蜢号的传奇故事、蚱蜢号引出的传奇爱情,已经深入大明年轻人的心。这艘潜艇虽然经过几年风吹雨打,早已经锈迹斑斑、残破不堪,但在很多年轻男女的心中,早已经披上了一层浪漫的绯红色……

    而这个故事中的主角——自己,这五年中却把它忘得干干净净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向小强坐不住了。他扶着栏杆,小心地站起来——脚下的艇身跟着微微摇晃起?#30679;?#33050;下的钢板发出了“?#36718;ǜ轮ā?#30340;声音。向小强开始打量着这个指挥塔,看有什么可以拆下的东西。他准备?#22495;?#34594;号上拆走一两件东西,当作纪念品,当作传家宝,永远地流传下去。

    潜望镜?似乎不错,自己落进水里后,就是抱住这根潜望镜才活下来的。?#37096;?#20197;说,这根潜望镜是自己?#21561;?#22823;明后,摸到的第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太大了,太长了。整根潜望镜足有十几米长,别?#30340;巖阅?#22238;去,就算拆,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拆下来。而向小强只想选一个好拆、好拿,同时又有一定意义的东西。

    要不然,就把潜望镜下面的手柄拆走吧!?#31508;保?#31179;湫就是握着这对手柄,指挥着潜艇,带着自己,躲避清军驱逐舰的。——?#36824;?#19981;知道怎么能钻到里面去。也不知道里面是不是灌满了水。要有水的话,这么几年,?#23769;?#20160;么都锈完了。

    或者,?#37096;?#20197;把蚱蜢号的螺旋桨拆回去。这艘袖珍潜艇的螺旋桨不会太大,又是铜制的,拿回去擦得亮晶晶的,再装个?#23616;实?#24231;,摆在客厅里的地上,作为家族纪念品,也?#27973;?#28418;亮。

    再不然,还可以把指挥塔上,喷涂着“蚱蜢号?#21271;?#24535;的?#24378;?#38050;板切下?#30679;?#24102;回去。不为别的,就为了上面“蚱蜢号”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王爷!王爷!”

    远处隐约传来了马达声,夹着秀秀的呼喊。向小强转头看去,一条小快艇正在江面上划着圈,快速往这边靠近。秀秀亲自开着船,朝自己挥手。

    向小强也向她挥挥手。他们是一起来的,乘坐小快艇登?#21521;?#34594;号,一起缅怀了一阵子。明天船厂就要来拖了,秀秀很是伤感,坐在蚱蜢号上很是哭了一阵。本来秋湫也想来的,但是有宝宝需要?#23637;耍?#27809;法像秀秀那样自由了。秀秀现在虽然也有两个多月的身孕,但肚子还?#40644;鵠矗?#20173;然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。

    刚才无线电里传来呼号,保安队?#28508;?#20107;情需要秀秀去处理,向小强想在蚱蜢号上再呆一会儿,就让秀秀先回去了,回头过来接他。现在,秀秀回来了。

    向小强知道秀秀是来接自己回家的。现在太阳快落山了,很快江面上就黑下?#30679;?#23601;不太好开船了。向小强扶着栏杆,准备下到?#35013;?#19978;,然后上船。

    没想到秀秀驾快艇靠过来后,并没有喊他回家的意?#36857;?#32780;是把缆绳扔过去。向小强接过缆绳,栓在了潜艇栏杆上,然后伸出手臂,帮秀秀跳了?#20384;礎?#31168;秀爬上指挥塔,没有说话,只是和向小强肩并肩地站着,吹着江风,失神地凝视着这艘小潜艇。

    向小强心中又是一阵感动,伸手把秀秀揽在怀里,指着钢板上的那些刻字给她看。秀秀掏出手绢,捂着嘴,一边看一边流泪。向小强紧紧地搂着她,陪她一起?#30679;?#20223;佛那每一句话都是他们刻?#20808;?#30340;,仿佛每一对名字都是他们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王爷,”秀秀哽?#39318;?#35828;道,“我们带点蚱蜢号的碎片回去吧。……就算做个纪念。”

    秀秀和自己想到一起去了……向小强很是感动,点点头:

    “?#24378;?#23450;的。”

    秀秀流着泪,过了好半天,才又哽?#39318;?#35828;道: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们拆什么地方的……”

    向小强心中一阵热血上涌,脱口而出道:

    “全部!”

    秀秀吃了一惊,抬起头来望着他:

    “王……王爷?您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向小强被自?#21644;?#28982;出现的想法折服了,他兴奋起?#30679;?#22823;声说道:

    “对,没错!我全要!让造船厂去别的地方收废铁吧!蚱蜢号不能给它!就说这艘艇,寡人收藏了!”

    秀秀?#25104;下?#20986;惊喜的笑容,盯着向小强:

    “王……王爷!”

    “秀秀记下?#30679;?#21521;小强大手一挥,大大咧咧地说道,“回去后让长江舰队给那个什么造船厂说一声,明天?#31449;?#26469;拖船,到他们船坞里给翻修好,然后开个价,派人来取支票。妈的多少钱我都给。……哼,一艘小破艇,谅他们也不敢敲寡人的竹杠。”

    秀秀擦着惊喜的泪花,一下扑到向小强的怀里,掂起脚尖,用力的吻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她在向小强怀中,幸福地呢喃着,“您知道,秋湫会多高兴啊……我来的时候,她拜托我替她跟蚱蜢号多说几句话的……呵呵,以后,她可以天天来跟蚱蜢号说话了。只怕她又不来了。……?#36824;?#29579;爷,蚱蜢号翻修好后,我们把它安置在哪里呢?#20426;?

    向小强抚摸着秀秀的头发,一边想一边说道:

    “嗯,这个好办。在长江边买个私人码头,或者选块地方买下?#30679;?#24314;个码头,那就是我们家的私人码头了。今后我们家的游艇啊、水?#25103;?#26426;啊什么的,都可以停在那里,蚱蜢号也就停在那里。今后我们?#34892;?#33268;了,就开着蚱蜢号畅游长江,还可以开着它东进大海……风平浪静的时候我们就在?#35013;逕系?#40060;,有大风浪的时候我们就下潜,到大海里潜水玩,上面12级台风也不怕,其他的游艇谁也比不了……哈哈,岂不是很爽!”

    秀秀也被他蛊惑得心旷神怡。她和秋湫在长江舰队的时候,整天就是在江面上“偷鸡摸狗?#20445;?#36824;不曾到大海?#20808;?#36968;?#25991;亍?#20063;就是在海军大学校的时候,曾经在远洋潜艇上短期见习过。但那是什么情?#24120;?#24590;么能和身为女主人、驾驶着一艘属于自己家的潜艇、随心所欲地遨游相比?

    正在两人相拥“畅想”的时候,远处又传来马达声。两人转头一?#30679;?#21482;见一艘稍大些的游艇正在靠近。游艇的外形很熟,甚至都?#25381;?#30475;旗帜,两人都马?#20808;?#20986;?#30679;?#36825;是延平王郑恭寅的私人游艇。

    秀秀举起望远镜,一眼就?#21561;?#28216;艇的上层?#35013;?#19978;,秋湫正站在那里亲手操舵,兴致勃勃的样子,歪戴着羊绒小?#20445;?#31168;发在风中飘动。后边是郑玉璁,也是兴致勃勃的,怀里抱着个东西,不住地低头看着,?#19981;?#30340;不得了。

    秀秀笑了,秋湫到底忍不住,自己也来了。?#23769;?#36824;是璁璁撺掇她来的。这不,璁璁把她老爸的游艇都“偷”出来了。

    而且秋湫还放不下宝宝,走到哪里都把宝宝带着。这小宝宝是个女儿,长得跟秋湫一样可爱,大家都?#19981;?#30340;不得了,只要秋湫一撒手,大家就都抢着抱,好像都是自己亲生的一样。?#31508;?#21521;小强为了女儿的名字冥思苦想,怎么也想不出合适的。秋湫和他肚里的墨水都不算多,取名字都不擅长。而秋老虎更是别提了,想的名字都是“翠花”、“如花”之类的。别说向小强,秋湫打死都不让用。

    向小强知道,岳?#24178;行?#21531;是个一肚子墨水的,当年的东林第一?#25490;?#24320;了半辈子书院的,现在又是议?#20445;?#21462;个名字一定手到擒来。可是又觉得她是秀秀的母亲,给秋湫的女儿取名字,怎么都显得?#34892;?#19981;太合适——她算孩子的什么人?算秋湫的什么人?#21487;行?#21531;好像心里也有数,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有一次朱佑?#29228;?#25265;孩子玩的时候,秋湫央求她为女儿取个名字。这也点醒了向小强。他知道朱佑榕自小饱肚诗书,受过最严格、最?#24085;?#30340;教育,也是一位?#25490;?#32780;且于公她是女?#21097;?#20110;私她是孩子的“姨娘?#20445;?#22905;来给孩子取名字,怎么都天经地义。朱佑榕?#27973;O不墩?#20010;孩子,也没磨?#30679;?#22823;大方方地写了两个字:灵溪。

    她解释说,这是根据孩子母亲的名字而取的。秋湫,“?#23567;?#36825;个字是古意中的“水?#20445;?#19968;般是?#24178;?#20013;的水潭、瀑布、溪流之类、充满灵秀之气的“活水”。大老粗秋老虎当然取不出这个字,这是秋湫已故的母亲为秋湫取的。朱佑榕很?#19981;?#31179;湫的这个名字,曾经吟出“灵溪”这两个字,打算送给秋湫作为她的表字。但是现在秋湫的女儿需要名字,那么不妨把这两个字送给女儿。秋湫听了,当然也更乐意,对朱佑榕感激有加。

    游艇减速,慢慢地靠过?#30679;?#28216;艇上的水手、卫兵七手八脚地下锚,然后把缆绳扔过去。秀秀开着小快艇靠上游艇,把秋?#23567;?#37073;玉璁和小灵溪都接上了蚱蜢号。一家人挤在略微倾斜的指挥塔上,几个大人护着?#21775;?#20013;的小灵溪,为她形成一道挡风的屏障。

    向小强埋怨道:

    “哎?#21073;?#20320;们怎么把小溪也抱来了?江上这么冷的风,孩子那么小,回头吹病了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秋?#34892;?#36947;:

    “我想啊,蚱蜢号明天就要拆了,我实在想来看最后一眼啊!跟它说说话。璁璁说应该让小溪也来看这最后一眼,看?#27492;?#29240;妈当初见第?#24187;?#30340;地方。看不懂归看不懂,起码将来我们能跟她说她看过了。没遗?#35835;恕?#22079;嘿。”

    向小强摇着头,用手指头一下下地指点着郑玉璁,埋怨道:

    “唉,小璁璁,你呀你,你呀你,你呀你呀你呀你……都没法?#30340;恪!?

    然后又对秋湫抱怨道:

    “孩子这么小,就抱她来看潜艇,你这是?#20204;?#33351;当早教啊!小心回头女儿长大了也跟她妈妈一样,不愿嫁人,跑到海大去念潜艇兵……”

    秋湫一愣,立刻笑道:

    “敢!看我打不死她!”

    几人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秀秀爱怜地摸摸小灵溪的小粉颊,突然抬头笑道:

    “怎?#30679;?#36797;阳姐姐?#36824;矗俊?

    向小强目光一?#24120;?#39134;快地捕捉到了她笑容的那一丝邪恶。秋湫可没看出?#30679;?#37073;玉璁看出来了,?#36824;?#22905;没挑明,只是嘻嘻笑道:

    “我表姐跟辽阳姐,?#24378;?#26159;两尊大神,轻易不出山的。特别是我表姐啊,一出来就要摆銮驾,你说她怎么出来。”

    秀秀也不借着蚱蜢号损十四格格了。她很开心地对秋?#34892;?#24067;道:

    “秋?#24515;?#30693;道吗,蚱蜢号不拆了!王爷准备把蚱蜢号买下来修好,然后在江边买个私人码头,今后蚱蜢号就是我们家的游艇了!”

    秋?#31168;读?#19968;下,随即欢呼起?#30679;?#19968;下扑在向小强的怀里,狂吻起来。

    落日的余辉下,游艇拖拽着小快艇,载着一家人,朝着江边的码头驶去。向小强坐在?#35013;?#19978;的椅子里,望着渐渐远去的蚱蜢号,怀里抱?#25490;?#20799;,身边站着老婆,心中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。

    是啊!自己当初的“回明?#20445;?#25152;求的不就是这样吗?娶一大堆的老婆,混到尊贵的地位,赚到花不完的钱……所不同的是,当初只奢望能这样快活五年,而现在阴差阳错,竟然在这边的时空赚到了一辈子!能够陪着自己的这些红粉知己们,走完人生的最后一?#21073;?

    得此人生,夫复何求?

    向小强突然心血来?#20445;?#27169;仿着周?#27973;?#29256;《鹿鼎记?#20998;心?#30772;锣般的大嗓门,放声大唱道:

    “是对,是错皆?#36824;帜悖?#31505;声,歌声传我段情!

    管不了是是非非,那恩恩怨怨啥把戏!

    做人管不了这许多,?#36824;?#26159;一出戏!

    让我们找开心快活心!让我们寻开心快乐心!

    快乐的人生一起是游戏,快乐的人生是我和你!

    笑一声醉醒之言,难得糊涂,开心做一出戏!

    是正,是邪不处理!要爱,要金随便你!

    管呀不了是是非非,那恩恩怨怨啥道理!

    笑一声醉生之间,难得糊涂,开心做一出戏!”

    最后,向小强又放开大嗓门,来了个仰天大笑: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顿时,把几位红颜知己吓?#27809;?#23481;失色,整船人绝倒!


  http://www.tdakt.club/txt/5784/11972568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dakt.club。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huquge.com
大厨师投注
股票涨跌买卖 山西快乐10分 极速快乐十分 北单比分奖金计算器澳客 江苏7位数 吉林十一选五 上证指数股吧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棒球比分直播荷兰德国 南京商品期货配资 阿里巴巴股票 190即时指数 11选5 股票融资费率 阿里股票 广州期货配资